“双减”政策下,中小学生生活节奏发生大变化

2021-09-16 08:31 来源:

佛山新闻网讯 佛山日报记者苏宏堃报道:开学两周,你感受到“双减”政策下佛山校园和家庭的变化了吗?连日来,记者走访了佛山中小学、培训机构和学生家庭,真切感受到学生生活作息的变化。

  相较之前,学生的课后作业少了,周末轻松了。学习生活节奏改变后,越来越多的学生成为开心的“自由人”,也有少部分家长出于不愿意退费或担心孩子成绩下滑等各种想法,疲于赶场。一松一紧,反映出一些家长的焦虑心态仍需得到调整,应更加理性看待孩子的长期成长。

  周五晚补课名额抢手

  9月10日周五晚6时20分,在禅城区东建广场4楼的学而思教学点,陆续有家长送孩子来上课,教学区内用来上课的教室几乎全部坐满。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重新调整课表后,周五晚成了家长们首选的报班时间,大部分家长把课程调整到周五晚上。“不过因为我们的师资有限,现在周五晚即使安排所有老师上课也不能满足学生需求,何况教室也有限。”

三水区西南街道北江小学托管学生在自习。/佛山日报记者王澍摄

  孩子在学而思学英语的家长梁女士说,“暑假期间我就已经按照学而思老师的要求,把孩子开学以后的培训课程从周末调到了周中。”当时老师给的选项是周一到周五的晚6时20分到8时20分,考虑到周中每天晚上孩子都有不同的学习任务,如果把培训课程放在周中,可能导致孩子作业做到很晚,睡眠不足。所以梁女士的第一想法就是瞄准周五晚进行课外培训,利用周末的时间缓冲。

  “很多家长都有同样的想法,抢课当天,我设好闹钟,提前10分钟把手机放在手边,不断地刷群消息,等老师把选课二维码放到群里,我就第一时间抢报了周五的课。”梁女士说。

  在桥登堡教育通济校区,9月10日晚,不少送孩子参加培训的家长抱怨找不到停车位。初一学生家长于女士说:“很明显,将培训课程放在周中,孩子的时间会很紧张,于是很多家长都想把课程放在周五晚。”

  新东方新湖景店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和其他学科类培训机构一样,自从新东方把所有课程转到周中后,周五的课程成了最抢手的“香饽饽”,现在周五的课程几乎都安排满了。

  培训机构周中生源减少

  抢不到周五的课,对于周中的培训时间安排,多数家长都认为对孩子没有好处,直接放弃。但也有一些家长出于不愿意退费或者担心孩子成绩下滑等各种想法继续坚持。培训机构普遍反映,周一到周四的生源数量大不如前。

  9月9日周四晚7时15分,在禅城区湖明路一幢楼内,一楼大门口摆放着培训机构的宣传广告。这里聚集着华睿教育、陶成教育、九九加一教育等多家培训机构。走进二楼华睿教育教学区,有学生在老师带领下诵读古诗,也有学生在做数学互动游戏,每个班十来人。大厅里,六七名家长正坐着等候孩子下课。

陈村镇潭村小学老师带领学生在科学实验园地学习实践航海模型课程。/佛山日报记者王伟楠摄

  该机构招生老师说:“现在周中晚上来上课的学生少了很多,各个学校都有了课后服务,很多家长觉得在学校做好作业就可以了,而且学生来培训的时间也没以前那么多,所以我们的生源数量下降了。家长不能接受孩子周一到周五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还来培训机构上课,担心孩子学习时间过长没效果或担心孩子累,不少家长把原来报的秋季课退了。”

  9月13日周一晚6时30分,在禅城区绿景路的新东方新湖景店,有家长急急忙忙地将孩子送来参加学科培训。孩子读四年级的雷女士告诉记者,给孩子报了学校的课后托管,可以到下午5时40分放学,“正好我是下午5点半下班,接了孩子后就直接来这里,路上简单吃点东西”。当晚,该校区的二楼课室共有9个课室在上课,每个课室将近有20名学生。雷女士儿子的英语课是晚6时25分上课、8时25分下课。除了周一,雷女士还给孩子在周二安排了数学课,周四安排了语文课。

  在禅城区某公办学校读六年级的徐浩与雷女士的孩子一样,放学后还要继续“赶场”。9月13日周一晚6时,徐浩一出校门就钻进妈妈的车里,狼吞虎咽地享用简易晚餐。他要从学校直接赶去培训机构上课。赶上交通高峰期,原本车程只要10分钟左右,现在花了将近30分钟,而当天的数学课是晚6时30分~8时。

  徐浩的妈妈说,孩子原本周末要上四个补习班,分别是数学、语文、英语和编程。现在,除了编程课,其他都被挪到了周中。“周末路况没那么拥堵,时间比较充裕。现在课时调换到周中,放学后要赶场,时间非常紧张。”

  待徐浩下课回到家,已经将近晚上9时。一路上徐浩不停地抱怨,学校作业还没写完,而辅导班老师还布置了额外的作业。徐浩妈妈说,在安排课程的时候,她已经考虑了课外辅导班和学校布置作业之间的冲突,所以将语文和英语安排在周四、周五晚。“好不容易才抢到这两天的课时。”徐浩妈妈表示,从家长角度,她还不敢给孩子减少课外培训。

  给孩子留出自我发展空间

  相比赶场的孩子,开学两周来,佛山市元甲学校五年级学生王蕾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课堂上,老师在每节课快要结束时,会给他们留出一小段时间做练习。王蕾觉得,老师布置的作业更有针对性了,作业量也少了一些。利用课间以及课后托管的时间,她基本在校内就可以完成课后作业。

  下午放学后的课后托管,王蕾选择第二批离校,托管到晚6时。将近两小时的托管时间,王蕾主要在教室里阅读、练习书法和写作业。她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就写完了学校作业。

  晚6时,王蕾跟妈妈顺利在校门口会合。“这个学期我再也不用为校外培训班苦恼了,因为周一和周四晚上的英语培训班、周六的数学培训班都停了。我有了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王蕾说。王蕾妈妈告诉记者,“我感觉小孩子报的培训班太多,吸收有限,而且导致她课内的内容掌握不好,考试成绩平平,所以干脆不打算周中再报班了。孩子在学校待的时间够久了,不报班她也可以休息下,我们也省了奔波的劳累。”

  回家后,获得自由的王蕾会帮着家人做做家务,写日记记录一天有趣的事情,甚至开始“追剧”——每天看一集电视剧《觉醒年代》。

  环湖小学五年级学生范琳则告诉记者,以前放学后作业很多,晚上基本没有时间出去跟小伙伴玩,现在课后作业基本在学校就已完成,回家后有更多时间参加户外运动、看书、跟朋友玩耍。

  为了能更好掌握课内知识,多给孩子留出点玩耍时间,范琳妈妈在开学前思前想后,最终决定取消孩子原本在周末的英语线上1对1课程和周四的数学培训。“现在孩子每天的课后作业基本在学校完成,回家就看看课外读物,玩玩编程,写她喜欢的小说,我们也没做其他安排。”范琳妈妈坦言,能否继续“佛系”下去,要看接下来孩子的成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