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善治,村民劲往一处使(倾听·乡村振兴新动能)

2021年04月20日 15:5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一户一票”选出村庄理事会,解决基层问题更高效;探索全新村级治理模式,让搬迁群众相处更和睦;打造智能化治理系统,村民有事“线上”办;开出“小微权力”清单,干部履职更规范……各地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种种创新探索和特色举措,有效提高乡村善治水平,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能。
  “村民代表可不是随便能选上的,首先得了解村里的情况,其次要有责任心,把村里的事儿当自己的事儿,还要做到公平公正,不偏不倚。”谈起做村民代表,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红寺堡镇弘德村村民郑环环很有心得。
  “村庄理事会的成员都是村民‘一户一票’选出来的。我们将基层的矛盾化解在基层,基本达到‘小事不出理事会,大事不出村委会’。”湖北省大冶市茗山乡华若村党支部书记柯亚军说。
  良好的乡村治理,能有效化解矛盾,凝聚人心,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能。
  成立理事会 治理更主动
  村集体负债达30万元、村子每年考核都在全乡倒数、5年换了6任党支部书记……柯亚军刚接手湖北省大冶市茗山乡华若村党支部书记一职时,华若村有很多问题待解。
  从哪里入手呢?为了解决村里党组织软弱涣散的问题,2016年3月,大冶市在茗山乡选取3个村试点“党建引领·活力村庄”改革,以自然湾为基本单元,重组村庄作为新的自治单元,同时成立村庄理事会,由村党支部领导,搭建村庄“微治理”平台。
  “村庄理事会的成员都是村民在村民代表大会上‘一户一票’选出来的。”柯亚军介绍,村庄理事会的成员主要由农民党员、致富能手和德高望重的乡贤组成,他们每年的考核由村民评定。村庄理事会是村民小组自治的延伸,实现了村民从“被动管理”到“主动治理”的转变。
  村里要搞建设,理事会统一征求大家意见;村民之间发生矛盾,直接找理事会,因为理事会的人有威信,村民愿意听。理事会让乡村治理服务力量更强,也让华若村村民更加团结了。华若村将抛荒的土地重新利用,各项产业发展越来越好。
  “现在,村里有鱼塘、养殖场、水果种植基地等,去年,我们的村集体收入是16万元,各项考核得分在乡里排第四。”柯亚军说,“村党支部有号召力,对于未来发展我很有信心!”
  议事有规范 决策更顺畅
  “我们村是不同地区的移民划分到一起的,以前刚搬来的时候,遇到涉及各类款项分配的情况,有时会产生矛盾。现在,村里决策都经过村民代表的监督,办事效率更高了,大家对村干部也多了一些理解。”吴忠市红寺堡区柳泉乡柳泉村党支部书记王强说。
  在柳泉村,6444名村民共选出99名代表。围绕村民代表制度,红寺堡区形成了“55124”工作规范。所谓“55124”,即在代表推选、民主议事、监督落实的关键环节,以“五步工作法”夯实制度基础,以“五联记录表”规范会议程序,以“一份议事清单”规范议决内容,以“乡村两级监督”确保工作合法合规,以“四级联动督查”推动工作落实。
  在柳泉村村部,“55124”台账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其中村民代表会议中的决策事项、讨论过程、表决结果、村监会意见、会议表决照片等内容都记录得清清楚楚。“台账保障了村民的知情权、决策权、监督权。”王强说。
  “在村民代表的监督下执行各项决定,民意畅通了,办事效率也更高了。”王强说。
  用好APP 互动更便捷
  “暖心!”上海市宝山区月浦镇聚源桥村村民马丽萍这样评价她对“社区通”APP的使用感受。
  在去年初疫情防控最紧张的时候,马丽萍还是个孕妇,行动不便。“社区通”上线“疫情防控”新板块,开通寻求帮助等功能。马丽萍立即预约,第二天村民小组长就把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资送到她的手中。
  “社区通”是上海市宝山区为了精准服务村民而建立的智能化治理系统。自2017年2月创立以来,全区104个村全部“上线”,农村地区5.5万余人实名加入,在调动村民参与乡村治理上发挥了巨大作用。
  打开“社区通”APP,可以看到“议事厅”“村务公开”板块被放在醒目位置。一部手机在握,村务上线、网上议事、问题跟踪、网上晒账本等原本复杂的政务活动变得简单、快捷、明了。
  罗泾镇塘湾村村民张华明是名老党员,很多老年人跟他反映,晚饭后在村里散步没有路灯,出门不方便。于是,张华明就在“社区通”的议事厅板块提出了这个议题。村干部们“接单”后,马上发动村民讨论相关方案。最终,村内主干道都安装了美观实用的路灯,村民交口称赞。
  据介绍,“社区通”目前已产生议题3万余个,形成公约和项目3700余个。所有收集上来的群众问题需在24小时内予以回应处置,已累计回应解决群众问题14万余个。
  建立清单制 监督更有效
  水库承包价定了!消息传来,赵树宏终于放心了。
  作为安徽省天长市新街镇勤东村党支部书记,老赵当了十几年村干部。去年年底,眼瞅着村里路庄水库的承包合同就快到期,不少“关系户”找上门来。赵树宏直言,依照“小微权力”清单,这事个人说了不算,“就该按程序来。”
  2015年,为防治“微腐败”,天长市在新街镇试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村级管理事务和便民服务事项细化为“三资”管理等六大类26项,厘清了村干部权力边界。权力清单还贴上了村里的公告栏,接受老百姓监督。
  水库承包在权力清单里有相关规定,经过开会讨论和公开招标,年承包金从过去的1500元涨到了60500元。“小微权力”清单规范运行带来了高效益,大家纷纷点赞。
  为激发村干部履职热情,天长市还推行了村干部积分制管理试点,权力清单有了量化评分。
  “由于垃圾乱堆乱放问题,积分制推行头一年,我们村就落后了。”汊涧镇张营村党总支书记杨玉成说。第二年,杨玉成组织村民清理杂草,房前屋后督促到人……2019年年底考核,张营村拿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2018年,“清单+积分”模式在天长市全面推行,预防“微腐败”、激励干部履职的力度更大了。

(责任编辑:刘陈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