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救援服务中心先后集结276人参与灭火 至今仍在一线排查隐患

发布时间:2019-12-13 10:07 来源:佛山日报

  
  刚从火场撤回,一名菠萝救援队女队员在休息进餐。/菠萝救援服务中心供图
  高明凌云山森林山火烧了多久,王治勇就有多久没有回家。
  在凌云山上,四处飘散的灰烬落在他的头发和脸上,救援时的汗水和夜间巡查时山上的霜一遍遍打湿他的衣服,烟火味、汗味混杂在一起,味道难以描述。“都馊了,跟个叫花子差不多。”王治勇笑着说。
  在这场115小时的山火鏖战中,“发馊”的不只王治勇一人。从5日晚上8时多赶赴现场到12日,王治勇带领的菠萝救援服务中心已先后集结8支梯队、共计276人驰援,不眠不休地参与灭火救援、排查隐患。
  请缨:“哪里最危险,我们就去哪里!”
  “怕吗?”
  “怕!”
  “那为什么还来?”
  “我们是专业救援队,很多人都是党员,人民群众有危险,我们不来,谁来?”
  这是12日傍晚的巡查间歇,王治勇与记者的简短对话。凌云山的大火已经熄灭,大山复归宁静,但王治勇和队友们身上褴褛的救援服,眼睛里的血丝和满目烧焦的树枝、黑土地依然提醒着人们,不久前发生在这里的山火到底有多可怕。
  “保护盈香生态园玻璃桥时,火苗最近时离我们只有几米,风大的话几秒内就可以把人包围。”回忆过去几天的灭火行动,王治勇依然心有余悸。他坦言,决定参与救援时,大家心中多少有些顾虑,毕竟火势凶猛,但险情就是命令,“不危险要我们救援队干什么?党员更要勇于分担,人民需要我们时,我们就一定要去!”
  王治勇的想法得到了队友们的认可,很快就有15人签下《请战书》,组成菠萝救援第一梯队,于5日晚上8时多赶到救援现场。此时,距离得知“凌云山突发山火”的消息不到三个小时。随后又有7支梯队陆续赶到现场,276名救援队队员并肩战斗。山火面前,他们主动将事业、工作、家庭放在了后面。
  “哪里最危险,我们就去哪里!”到达救援现场后,菠萝救援队向指挥部主动请缨。他们领到的第一项任务是协助武警清理隔离带,防止火势蔓延。等完成这项任务时,时间已是6日上午10时。
  一夜未眠。还来不及喘息,救援队又发现山火随着突然改变的风向,不断向盈香生态园的玻璃桥蔓延,高温的烘烤很可能让玻璃桥毁于一旦。情况紧急,奋战了一整夜的菠萝救援队再次主动请战,要求参与保护玻璃桥的战斗。
  获得批准后,他们冲刺上桥,协助消防队员架设灭火水枪,不断向火源射水。逆向吹过来的风把浓烟和灰烬吹进救援者的眼睛,熏得人止不住流泪,但是他们咬牙坚持,寸步不退。直至4个多小时后,明火被扑灭,救援队员们再也撑不住,直接趴在地上休息。
  坚守:“火还没灭,我哪能走?”
  “高压183,升得太快,你必须要休息!”
  “不行,火还没灭,我哪能走?”
  8日傍晚,凌云山脚下的上三台村,王治勇跟救援服务中心医疗保障队的医生起了“争执”。连续多日没有睡过3小时以上的觉,让本就积劳成疾的王治勇血压不断攀升,这让医生担忧不已,建议他回家休息。但他只等医生松下血压计袖带,就又匆匆忙忙地朝着现场走去。走的时候,拍了拍身上的灰烬,王治勇还调侃了一下自己,“这样子回家,女儿都不认识我了吧?”
  差点被女儿认不出的还有该中心救援部副部长彭亚中。11日,已经连续参与救援7天的彭亚中回了趟家,看望生病的女儿,为了方便下午继续救援就没有换下衣服,结果蓬头垢面地出现在家中时,把女儿吓了一跳。
  “也不是不能走,只是都不愿意走。”王治勇介绍,截止9日18时30分,凌云山森林山火已全部扑灭,但清理火场防止复燃的工作仍在继续。菠萝救援队承担了上三台村后山的隐患排查工作,山体复杂多悬崖峭壁,山林杂草丛生。每天排查,队员们一会要拨开比人还高的杂草,一会要通过绳索升降通过悬崖,身上背负的设备重达40多斤,队员的头发被钩住了、衣服被划烂了,有的鞋底都被地面的高温烤烂了,身上的刮擦不计其数。清理火场时扬起的灰尘,更是让队员们全身都蒙上厚厚的黑灰。
  由于山路太难行,排查一次单程需要近3小时,为了节约时间,队员们只能自备干粮上山,直到晚上交班时才能吃上一口热饭菜。每到这个时候,队员们都是“狼吞虎咽”,女队员张玉霞一顿甚至能吃下两盒饭。
  几天的时间里,菠萝救援队一共处理143个火点和烟点。这样的排查还在继续。“菠萝救援队一贯的理念就是要尽最大力量去守护群众。”王治勇说完,又拿起对讲机向指挥部报告过去2个小时的排查结果。 
  (文/佛山日报记者吴蓉、陈志业)

(责任编辑:许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