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李展健:推动援藏项目顺利开展

发布时间:2018-11-01 07:25 来源:佛山日报

  文/佛山日报记者马力、刘伟

  一个地方的发展,离不开项目的建设。对于援藏工作来说,搞好援藏项目的建设是基础。墨脱,素有“高原孤岛”之称,在这样一个山高谷深、交通不便、灾害频发的地区进行项目建设,困难重重。

  常年的雨季影响施工,道路艰险影响运输,建筑工人缺乏必要的技能……建设施工中可能遇到的麻烦,在墨脱却是司空见惯。如何确保施工顺利?如何保证工程质量?如何保障工人安全?这是李展健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他不敢有丝毫松懈。

  三年的援藏工作时间所剩不多,所有援藏项目也已完成大半,如今李展健的目光投向了更远未来。“我想为当地留下一支带不走的施工队伍,也想帮当地建立一套长效的工程管理机制。”李展健说。

  因地制宜巧施策

  “我有老区项目建设经验,我愿意去援藏!”2016年7月,一直有着边疆情怀的高明区更合镇国土城建和水务局副局长李展健自告奋勇,扛下了这份沉甸甸的责任,成为了广东省第八批援藏工作队墨脱县工作组(下称“工作组”)的一员。

  因为他知道,在条件艰苦的墨脱,在这座高原孤岛,他有了更为广阔的天地,去展现自己的职业技能,为当地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

  花了12个小时走完300多公里从林芝进入墨脱的公路,一路上随处可见的山体滑坡、泥石流痕迹,让本是做项目工程出身的李展健皱起了眉头——这里的道路运输环境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果不其然,进墨脱后迅速开展工作的李展健就遇到了“拦路虎”。“墨脱的路本来就不好走,我们还恰好遇到了‘好运气’。”李展健说,扎墨公路和派墨公路县城到背崩乡段全线改扩建和路面硬化,德兴大桥封闭维修,县内前往其它各个方向的道路都在改扩建或正在修建,甚至还有不通公路或通路不通车的,这使得本就困难的道路运输更是难上加难。

  李展健说,根据援藏整体规划,他们又不得不在这些地方安排项目。经常受断路、封路、封桥的影响,而且一封就是十天半月,导致建筑材料运输十分困难,时间也很难保证,运输成本剧增。以水泥为例,在佛山一吨水泥四百元,到了墨脱就成了一千三四百元,有的乡镇不通公路只能人背马驮,一吨水泥变成了八千元,足足翻了二十倍。

  成本高还能想办法解决,但自然环境却没法改变。封路材料运不进来,再加上墨脱漫长的雨季不好施工,工程进度大受影响,李展健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为了解决这一困难,李展健除了在道路畅通时抓紧囤积材料外,还绞尽脑汁,想出了材料流转的工作方法。即多个工地项目“一盘棋”考虑,当某个工地缺少某种材料时,可就近借用,随后该工地在限定时间里归还,避免了因材料短缺造成工程停摆的问题。

  “当时我就想,既然材料可以统一调配,那么施工人员是不是也可以?”李展健说,援藏项目施工高峰时有300多名工人,这些工人分属不同工种且来自不同地区,平时交流交往少,如果工人们因信息短缺、相互不信任而只负责其中一个工地,那么按工程流程,项目上每次只能一两个工种的工人开工,其他人就只能闲着窝工。于是,李展健将援藏项目的工人也纳入统一调配范围,尽可能地让不同的工人就近在多个工地流转。如此一来,不但工期大大加快,工人们的出工率和收入也提高了,可谓一举两得。

  巧方法出实效。截至今年9月底,工作组计划内援藏项目已竣工10个,其它项目也基本完成了主体建设,完成投资额1.3505亿元,提前7个月完成了今年的计划投资目标。

  工程质量严把关

  作为墨脱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同时还是援藏项目的负责人之一,李展健很少待在办公室,大部分时间都在各个工地里,他也与各个工地的工人、负责人熟得不能再熟。

  熟归熟,但工人和工地负责人却压根不希望他往工地跑,还在私底下叫他“黑包工头”。说起这个绰号,李展健毫不在意,反而有些“沾沾自喜”。“他们不喜欢我是肯定的,因为我每次去工地都要挑毛病。”李展健说,工作组组长、墨脱县委常务副书记谢国高曾多次告诫他,“你是负责工程的,如果所有人都说你好,那肯定是不行的。”李展健对此深以为然。

  埋怨归埋怨,但不管是工人还是工地负责人,对李展健工作认真负责,严把工程质量的态度却是服气得很。

  在墨脱茶叶研发和展销中心工地,工人刘云昌就是李展健的拥趸之一。刘云昌说,打桩时设计是4米,但是当时打下去之后发现是淤泥,由于墨脱地震频发,李展健为了确保建筑安全,硬是让工人继续打,最后足足多打了两米。

  刘云昌说,他有二十年的工作经验,也在内地待过,以往钢筋的绑扎弯钩达到90度就可以了,但是在这边的工地,由于考虑到地质因素,建筑抗震烈度标准都是按照9度设防,弯曲度要达到135度。“刚开始一些工人想不通,认为李展健故意刁难,有些做习惯了的工人甚至不理会他的要求。”刘云昌说,但是经过李展健耐心解释,工人们都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对不符合要求的一一进行了返工。

  10月8日,记者跟随李展健到茶叶研发中心检查,进工地没走几步,他又忍不住挑起了毛病。“消防栓装斜了,没有与墙体保持垂直,立即返工;工程还没结束,你们就拆了楼梯防护栏,立即装回去;主体完工了就不用戴安全帽了吗,赶紧戴上……”一路上,走到哪儿,毛病就挑到哪儿,但被他责问的工人却哑口无言,只能按照要求重新做好。

  在李展健眼里,工程质量固然重要,但他同时更在意施工人员的人身安全。工地负责人师伦说,今年3月墨脱即将进入雨季时,为了在这之前加快工程进度,李展健天天晚上到现场督导施工,确保工人安全。

  师伦说,有些工人不太在意施工安全,来到工地撸起袖子就是干,李展健为了扭转这种风气,专门在工地设置了很多安全施工警示标语,不管走到哪儿都能看到“请戴安全帽、防坠落、防触电”的标语,现场工人施工作业越来越规范,也更加注重自身的保护。

  保姆式服务促成长

  随着工程的开展,又一个问题摆在了面前。李展健说,墨脱县人口达1.4万人,农牧民群众上万人,大量劳动力闲置在家,可等到动工时工作组却遇到了用工难的问题。

  同时,大多数村民不会砌墙,也不会捆扎钢筋,只能到工地做做小工,墨脱群众从援藏项目建设资金中获益很少。除此之外,墨脱的建设市场竞争不充分甚至缺乏竞争,在墨脱搞项目的从老板到工人,很多都缺乏基本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工程推进大受影响。

  “一开始吃了不少苦头,有些工作都布置好了,到现场一看,完全是两个样。”李展健说。对于这一点,记者在采访中也亲眼目睹。

  墨脱钻石茶园投资650万元,按照规划,它将打造成一座景观化、旅游化的引领新茶园。根据设计要求,茶园的一侧将修建一条分层次的景观水渠。但10月8日记者跟随工作组来到现场时却发现,分层次的景观水渠变成了一条直通到底的通水渠。

  类似的“货不对板”的问题,在墨脱并不少见。面对这类问题,李展健只能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不停往返于各个工地之间,把自己当成“保姆”,一件一件去解决。从工期安排到具体工序,从材料采购到资金使用,从合同洽谈到最终签订,甚至连如何开具发票这些事情,李展健都会亲自介入,帮助各个项目落实解决。

  “保姆式”的管理保证了项目的顺利开展,但如何提高当地农牧民的施工技能,李展健也做了很多尝试。

  2016年12月,李展健组织20名贫困户村民到工地,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做工,让技术工人传授他们钢筋如何捆扎,砖如何砌,尺寸如何量,手把手带着工人学。

  学到了技术,拿到了做工赚钱的“敲门砖”,越来越多的当地百姓参与到援藏项目中来,这既缓解了人手不足的问题,也提高了当地农牧民的收入。

  去年,林芝市开展农牧民建筑技能培训,整个林芝去了90人,而墨脱县就有64人报名参加。“过去有培训班,我们都不愿意去,觉得自己连简单的活儿都不会,去了也白去。”村民普巴说,而如今,工作组给村民打好了基础,大家都争着去。

  此外,李展健两年多来共组织协调了204人参加西藏自治区及林芝市住建系统的建筑技能培训。得益于在项目施工中进行传帮带,墨脱农牧民的施工技能有了很大提升,目前已有184人拿到了建筑技能上岗证,既打造了一支墨脱农牧民施工队,又缓解了人手不足的问题,还增加了当地百姓的收入。

  援藏时间剩下不到一年,各个项目建设也进入了收尾阶段。眼下,李展健正在梳理过去两年多来墨脱开展项目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他想结合自己十多年的工程工地工作与管理经验和墨脱实际情况,拿出一套能够长久运行的机制。“我既想打造一支带不走的施工队,也想编制一本属于墨脱的工程管理手册。”李展健说。

  记者仿佛看到,墨脱这座高原孤岛上,建设之花正含苞待放。

  

(责任编辑:何燕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