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与得:转型发展中的绿色抉择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7-12-06 07:42
俯瞰云勇林场内的飞马山水库。/佛山日报见习记者吕润致摄
11月25日,云勇林场工人正在林场植树。/佛山日报记者张弘弢摄
云勇林场吸引众多骑友前来骑行。经过林场改革后,云勇林场实现了保生态和保民生的双重目标,让更多市民可以享受绿色成果。/佛山日报记者王澍、实习生林安迪摄
  佛山新闻网讯 佛山日报记者报道:随着岭南深秋的来临,位于佛山市高明区明城镇的“中国最美林场”——市云勇林场又迎来了候鸟迁徙的“黄金季”,成群候鸟乃至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的到来,成为云勇林场一道别样的靓丽风景。
  选择云勇林场作为迁徙中转站,是候鸟用翅膀给佛山生态文明建设投下的“赞成票”。
  而曾几何时,一边是绿色森林资源的锐减,一边是庞大的林木市场需求的增加;一方面是经济效益带来的水土流失日益严重,一方面是生态环境保护的形势日益严峻——在时代发展的滚滚洪流中,如何平衡生态赓续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同样成为云勇林场人所面临的一道必答题。
  舍小我成大我换来绿色生机
  林海苍翠连绵,绿草如茵铺展,木棉花开斗艳……这是走在云勇林场中比比皆是的风景。如果从卫星云图看云勇林场3万亩的生态林,则呈现出一片深绿,宛如一道厚重的生态屏障,捍卫着佛山这座工业城市。
  云勇林场退休职工林伟基置身在这片茫茫林海之中,感觉就像自由徜徉在大自然的怀抱。林伟基退休之后一直住在广州,每每贪恋这里的清新空气和怡人美景时,就会驱车回到这座他守护多年的林场。回忆年轻时的激情岁月,他庆幸自己退休之前赶上了云勇林场的那场改革。
  云勇林场始建于1958年,并于1984年由省下放给佛山管理,成为佛山市属唯一的国有林场。此后十年间,云勇林场迎来了发展黄金期:木材产量高、价格高、不忧销售。自负盈亏的云勇林场也在该阶段被评为“全国百佳林场”。
  经过前期的大量砍伐,1996年开始,木材产量急剧锐减,木材加工等项目受到明显挤压,云勇林场收入随之减少、职工生活日益困难,陷入了发展进程中不可回避的阵痛期。“最艰难的时候工资有几个月发不出,上百名员工眼巴巴等着林场出粮。”时任云勇林场副场长李茂祥回忆起当年艰难岁月,不禁感叹道。
  一面是林业经济带来的巨大利诱,一面是环境资源面临枯竭的窘境,云勇林场陷入了两难抉择。2000年,国家提出国有林场生态功能定位的发展方向,鼓励国有林场积极探索改革。云勇林场乘势而为,从生态文明建设大棋局中找准了落子时机,提出了将以木材砍伐为主的商业性林场转型为生态公益型林场的想法。
  这一想法在当时引发一串反对声:完全放弃商业性伐林,那么如何妥善解决上百名林业职工的经济来源?退休职工林伟基坦言:“当时有部分职工有疑虑,没有木材怎么会有工资?”
  时任佛山市农业局林业科科长邓锡强回忆,为了平复职工的情绪,农业部门和林场负责人多次找职工谈话,最终消除了他们的疑虑。“当时大家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一时很难转变。”
  尽管出现反对声音,但更多云勇林场干部职工是赞同的。“我们在当时明显也感受到过度开伐的林场已陷入了不可持续发展困境,单一的树种及商业性砍伐对生态带来极大破坏性,很多树苗种下去几年就不长了。”林伟基回忆称。
  2002年,云勇林场职工收起了商业性采伐的斧头,宣告云勇林场商业性采伐全面告停。
  一次艰难的抉择、一段短暂的阵痛,守护者们的尽心尽责,使云勇林场终于如愿换来了新生的绿色机遇。如今,云勇林场成为佛山人工林结构最复杂、群落最稳定的生物基因宝库,成为捍卫这座工业城市的一道绿色长城。
  回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邓锡强感叹:这背后离不开林业人“舍小我成大我”的精神支持。
  放弃短期利益守住绿水青山
  云勇林场原场长陈景因经历过林场的困境和改革,成为村民和职工眼中的“转型场长”。他表示,现在看来,如果不转型,林场路子会越走越窄。
  回忆起云勇林场当年入不敷出的那段艰难岁月,陈景说:“当时有人提议把林场分山到户,让职工自给自足。”有人还算过一笔账:3万亩的林地分给100名职工,每人可获300亩,按照一亩5000元收入计算,每人一年就可获得150多万元收入。
  针对这个提议,云勇林场领导班子义无反顾选择了反对。陈景说:“当年拖了员工几个月工资,说实话我们心理很难受,但是国有的林场岂能随便瓜分和被破坏。”
  当时,很多地方开始广泛种植桉树。被誉为“恶霸树”“抽水机”的桉树虽然生长速度很快、木材用途广,但同时也带来了地方生态环境的恶化,云勇林场当时已意识到其生长过程中需要大量的水资源,大面积种植会导致当地底下水位下降、土壤保水能力降低,长此以往会导致土地板结甚至土壤沙化。
  迫于入不敷出又无法立马找到解决途径的压力,云勇林场不得已在最偏远的山头种起少量桉树,并分配一部分职工到城区就业,才暂时缓解了经济困难。
  “国有林场带头种桉树,周边村民会怎么看?”陈景回忆说。在最困难的时期,云勇林场宁可向有关部门借款发工资,也不愿意大肆种植桉树,瓜分林地和资产物业。随后,待形势好转,云勇林场大力清理桉树,然而“治桉”也花费了他们大量人力物力。
  林业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关键领域和主要阵地,人与自然是一种和谐共生关系,对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自身。立足这种信念,云勇林场熬过几年艰难岁月,走到2001年,乘着林分改造这股春风,如愿翻开了绿色梦想的新篇章。
  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此后,这成为云勇林场人的不懈追求和光荣使命。
  林分改造渐入佳境,林场生态功能日益凸显,不少商人也敏锐嗅到商机,看中满山的富饶自然资源。云勇林场场长苏木荣透露,前几年不少商人表达了到林场开采富饶的陶瓷砂、稀土资源的想法,但都被一一拒绝了。“这些资源是我们森林的粮食,断不得。”
  苦心人,天不负。云勇林场交出的成绩单令人称道:荣获“中国森林体验基地”称号和“中国最美林场”称号;森林覆盖率达95.7%,生态服务价值评估超26亿元。
  如今,云勇林场因森林、鸟兽而美,因鲜花、水瀑而秀,呈现出一幅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美好景象。
  着眼长远发展推动林场改革
  今日的云勇林场被誉为佛山“城市绿肺”,这背后离不开党委、政府的支持和推动。
  得益于市委、市政府层面真金白银的投入,云勇林场树木才逐渐茂密起来,生物种类才多起来,云勇林场干部职工的工作条件、附近村民的生活环境才不断好起来。
  事实上,2002年至2011年间,云勇林场逐渐从商业性经济林完全转为公益生态林,对于佛山市委、市政府而言也是一次抉择。
  过去藐视自然、违背规律的林业采伐带来的负面效应一一袭来。云勇林场人依然记得当年的情景:森林的幼苗存活率大大降低,单一树种结构的森林导致松树长期遭遇病虫害袭击,杉树幼苗长到六七年便不再生长。
  窥一斑而知全豹,云勇林场的窘境只是当时佛山生态面貌的一个缩影。纵观佛山乃至整个珠三角,在改革开放初期,快速的工业化进程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物质财富,但也留下了生态环境被破坏的创伤。
  不能吃祖宗饭,断子孙路,用破坏性方式搞发展。“只是养活了一代人,下一代人怎么办?”寻求长远发展之路,成为当时决策者的一道大课题。为此,佛山市委、市政府大力推动云勇林场改革,希望通过筛选多种生态功能的适生阔叶树种和可复制推广的林分改造模式,为佛山其他生态公益林建设发挥示范和带动作用。
  2002年至2011年,佛山共投入近3000万元,将生态效能低、树种单一的商品林通过采取多个乡土阔叶树种进行林分改造,朝着多树种、多层次、多功能的广东省生态公益林示范区的绿色梦想不断向前推进。
  “国家在2015年才明确提出所有国有林场要向公益生态林转型的要求,可以说,云勇林场的改革是先行一步的。”在广东省国有林场和森林公园管理局局长米明福看来,佛山国有林场改革及林分改造非常值得肯定,实现了保生态和保民生的双重目标,让更多市民享受绿色成果,其经验值得复制和推广。
  市农业局局长唐棣邦说,作为全国乃至全球的工业重镇,佛山对生态文明建设的体会尤为深切。在发展初期,由于对生态建设重视不足,以致烟囱林立、烟尘弥漫,城市整体形象下降。痛定思痛,佛山立定决心用行动破解工业城市的生态命题。经过十多年锲而不舍的努力,如今的佛山,城市绿韵掩映高楼,碧水滋润大地,蓝天放飞梦想,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生态文明建设之路。
  新时代,新征程。“金佛山、银佛山、生态文明创新建设美佛山”,当前,佛山正以成功创建成为国家森林城市为新的起点,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致力于打造粤港澳大湾区高品质森林城市。其中,市委、市政府明确提出,到2020年,市域森林覆盖率由目前的36.3%提升到38%;城区绿化覆盖率由40.98%提升到50%; 城区人均公园绿地由14.67㎡提升到28㎡。
  佛山市域森林覆盖率每增加1个百分点,约需要4.4万亩用地,对一个典型的工业城市而言,在全市土地开发强度接近40%、中心城区土地开发强度甚至超过50%的情况下,增加市域森林覆盖率所需的用地从哪里来?“寸土寸金”的这些用地,是用于新的开发还是用于植树、绿化?面对这样一道难度更大的生态文明建设课题,佛山其实已经作出了坚定的回答。
  对话
  前任场长陈景与现任场长苏木荣
  云勇林场曾经是以经营商品用材林为主的生产性事业单位。2001年,佛山市政府明确将林场定位为生态公益型林场。2002年至2011年,林场用10年时间完成林分改造,将商品用材林改造为生态公益林。2010年底,云勇林场过渡为财政全额拨款的公益一类事业单位,更加突出公益属性、强化生态功能,意味着职工的收入稳定有保障了,但同时也意味着职工告别了过去“多收益多发钱”的路子。对于这一转型和定位,云勇林场前任场长陈景和现任场长苏木荣是如何看待的呢?
  记者:您怎么看待云勇林场当时的改革?
  陈景:当时已经陷入了两难抉择,一边是亲眼目睹云勇林场的生态形势严峻,一边是面对着林业经济的诱惑。顶着巨大压力,最终市农业局、林场领导班子舍弃掉短暂的经济利益,坚决走生态林路子。老实讲,当时有些反对声让我们有过丝丝的动摇,但是一想到不改革,这样下去只能富了眼前这一代人,不能让往后的一代代人都受益,我们还是把林场改革和林分改造一直坚持了下来。
  苏木荣:当年经营木材的路子越走越窄,最后还是决定走生态林道路,这是林场发展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现在看来,这才是林场可持续发展方向,发展生态公益林是正确的。当年有部分员工持反对意见,他们最担心的是没了经济来源如何解决员工吃饭问题。尽管质疑声接连不断,但是林场班子坚定信念,坚定走生态发展路子才是未来的出路。
  记者:林场改革至今,发生了哪些变化?
  陈景:曾经持反对态度的职工现在的认识也都变了,对我们表达感谢,他们时常对我说,“林场改革还是英明的抉择”。这令我很欣慰,曾经的压力和担忧都值了。这条路子我们越走越宽,尊重科学,绿色发展,走公益生态林这条路,走对了!
  苏木荣:最明显的是整个林场充分发挥了生态效益,空气更清新了,山泉水也更甜了。我们至今没有用自来水,水质比矿泉水还好,周边的许多村民及城市游客都争相到这里取水品尝。此外,珍稀鸟兽逐渐成群,单一的松树和杉树被满山的乡土树种、珍稀树种及景观树种替代,林场的动植物种类越来越丰富。绿水青山果真变成了金山银山,现有生态服务价值评估超26亿元,还带动了周边农家乐等产业的发展。
  记者:林场职工面对经济利益与生态效益作出的抉择,你们是怎么看的?
  陈景:最艰难的时候,云勇林场是无法运转的,但是职工还是没有离开。云勇林场也没有像其他林场一样,把山头分给职工。职工也没有利用自己的技术,私自到外面包山头种植桉树。确实,林场也走过弯路,但是大家都迷途知返。我们的护林人员非常勤奋,非常有毅力,很能吃苦耐劳,走绿色生态可持续发展的路子,需要这样的精神劲头。
  苏木荣:当时思想认识并没有当今时代开放,能做出这个决定实属不容易,扛住了很多压力。我们的护林人员有一种很可贵的精神,他们低调踏实,不图赚更多的钱,更多是发自内心的热爱树林,只为圆绿色梦想。这种精神一直延续到今日,比如我们的研究生员工,他们原本有更高更好的平台去施展才华,但他们甘于选择来到这里,扎根在这里,默默奉献。
  总策划:宋卫东
  策划:陈晓大
  统筹:佛山日报记者尹保山、于祥华
  采写:佛山日报记者郑奕纯、于祥华、梁建荣、路帅

(责任编辑:苏结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