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船飘摇西江连两岸 金本金利一家亲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7-12-15 10:31
  佛山新闻网讯 佛山日报记者宾水林报道:金马大桥跨西江而过,把天堑变成了通途。在金马大桥下游约1公里处,金本渡口孤独地存在着,这个连接三水与高要的交通枢纽,已经隐没了,只有少部分人仍然搭乘渡船来往于三水金本与高要金利之间。渡船飘摇于西江之上,见证了三水与高要之间的密切来往,互通婚姻,水乳交融。
  渡船离开渡口,渐渐驶远。
  渡船飘摇连两地
  昨天,记者为了寻找金本渡口,穿过一片城区,驶进一条布满灰尘的道路,看到一块路牌指示“金本渡口”,顺着斜坡下到江边,这就是金本渡口了。
  渡口横着三条渡船,外形与其他渡口渡船相差不大。不同的是,这些船舶编号并非三水,而是肇庆金利。“金本渡口渡船都属于高要金利管辖。”三水区港航部门负责人说,他们只是协助管理。
  上午10时左右,码头乘客少,一位船长干脆趁着空闲,拿起铁刷子,去除铁锈。邝小姐是唯一在等船的乘客,“早上过来看了一下父母,现在赶回去准备上中班。”邝小姐娘家在三水金本,前些年嫁到了金利。“以前金本和金利互相通婚很常见,特别是上个世纪70、80年代。”船长老彭解释道,只是近年来像邝小姐一样,嫁到金利的少了,而从金利嫁过来金本的人也不多了。
  金本渡口每半小时发一班船,票价为乘客每人每次3元,摩托车则是每辆5元,渡船较小,无法装载小汽车。邝小姐等了20分钟左右,船终于要开了。船上互相熟悉的乘客之间聊起了天,记者发现他们大多并非说粤语,而是普通话。“现在搭船的本地人少了,反而是外地人比较多,所以我们也被逼着学习普通话。”老彭笑着说。外地务工人员有的家住在金本,驾驶着摩托车去金利上班,有的则正好相反,渡船成为伴随他们每天上下班的必要交通工具。
  西江较为宽阔,每次渡江需要10分钟左右,渡船离开渡口,渐渐驶远,犹如一片树叶飘摇在大江之上。到达对面的金利渡口,邝小姐等人娴熟地驾驶摩托车离开渡船,回家或走向工作岗位。
  曾经红火排长龙
  三水金本、高要金利,不仅名字上像“兄弟”,历史上两地往来也十分密切。两地不仅仅通婚,而且在经济、生活上都交往密切。金本是三水有名的小五金生产基地,而金利的五金产业也曾是该镇主导产业之一;金利紧挨着三水,金利人到三水城区比去高要城区更加方便,每到周末,三水广场、新动力、万达广场等都会出现不少粤H车牌的小汽车,另外一些金利人则搭乘跨区的城巴来三水消费。
  正是这种一衣带水的紧密关系,在金马大桥未通之前,金本渡口在沟通两地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船长老彭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在渡口工作,至今已近30年,见证了渡口曾经的红火。上世纪90年代,金本至金利水上航线乘客众多,不少船家看到渡船生意好做,纷纷出资购买渡船,最高峰时一条航线一度达到20多艘,如今这条航线上还有19艘渡船。
  而渡车船也在上世纪80年代末出现。“当时所有从金本到金利的汽车都要到渡口等船。”老彭说,每天渡口都是排长龙的,经常排到金本的大街上。当时渡运的汽车以货车为主,主要装载农作物。渡车船也从一艘增加至四艘。正因为红火,当时老彭的船工工作可是让人羡慕的“香饽饽”。
  繁华戛然而止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2000年左右,金本渡口的繁华戛然而止,因为1999年底不远处的金马大桥建成通车,让三水与高要之间有了更加便捷、安全的交通方式。
  也就是那一年,金本渡口的渡车船停止了营运,渡口每天都会出现的排车龙的情况彻底消失了,渡口客流量也急剧下降。“尤其是近年,大家都买了小车,公交车也多了。”老彭说,本地人基本上都不再搭乘渡船过江了。
  老彭和妻子两人经营着这艘船,两人每个月的收入在2000元~3000元。“我们年近50岁了,去工厂打工人家都不收了。”老彭无奈地说,只好勉强继续经营着。为了补贴家用,老彭的老婆在船上顺便兜售一些打捞自西江河里的鱼干。
  “僧多粥少”,渡口19艘船都要生存,为避免恶性竞争,渡口管理方想出了“开一天停一天”的办法。所以在金利渡口,每天都有9艘船停在渡口“晒太阳”。
  “开船啰!”10时半,老彭扯着嗓子大喊,尽管船上只有3名乘客(2人为摩托车司机,只收摩托车票价),2辆摩托车,这趟的收入是13元。

(责任编辑:苏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