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苞渡口:渐行渐远的水上交通线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7-12-08 09:44
  佛山新闻网讯 佛山日报记者宾水林报道:昨日中午,三水芦苞渡口横着三艘渡船,船工在驾驶舱里悠闲地看着手机,开往蒋岸的船上,只有一名乘客候船。北江沿岸曾经重要的水上交通线已经不再重要,日载客量不足百人。
  曾是重要水上交通线
  昨日,冬日阳光照耀着北江沿岸,芦苞渡口3艘渡船并排停靠在码头,不远处是正在营业的海鲜坊,远处锚泊着一大片黑黢黢的小渔船。与海鲜坊的热闹比起来,芦苞渡口显得异常安静,两艘船空无一人,另外一条开往蒋岸一村的船里只有一位船工和一名乘客。
  岑先生是这趟渡船的唯一乘客,家住芦苞西河村头村的岑先生到芦苞城区办点事。“一大早,我就在蒋岸渡口搭渡船过来了。”岑先生说,办完事再搭渡船返回村里。芦苞开往蒋岸的航线头班船是早上7时,尾班船为下午5时半,基本上是每小时一班船,单次航程时间约10分钟。目前,芦苞渡口共有3艘渡船,两条线路,除了开往蒋岸,还有开往李洲的航线。但开往李洲的航线每天只有两班船,发船时间为7:00、11:00,单次航程时间约15分钟。
  以前,搭乘渡船过河是唯一的出行方式。在岑先生的记忆里,满是渡船的影子。“在我的印象中,渡船是理所当然的存在。”岑先生说,渡口渡船是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特别是在油金大桥等桥梁没有建成之前,搭乘渡船是唯一的过河方式。以前,每天渡口会有很多人,人们骑着摩托、推着自行车,来到渡口,排队搭乘渡船过河。“我以前就在芦苞的龙坡中学念初中,每到周日下午,我都会在渡口搭船过来芦苞,然后步行回学校。”岑先生说,他的中学时光一直与渡船相伴。
  船长英勇救人诠释大爱
  2012年前,芦苞渡口有6艘船,但此后因为一宗意外事件,渡船减少了一艘。
  故事发生在2011年11月15日,当天中午1时许,54岁的芦苞人李福根像往常一样,驾驶着渡船从三水北江芦苞渡口开往河对岸的芦苞镇西河村委蒋岸一村。大约10分钟后,意外发生。“有人跳河了!”当渡船行驶到河中间时,船上有人叫喊。“听到喊声往船外看,一名女子带着小孩从船头跳到水里。”在渡船上负责收钱的谭巧贤说,女子穿短裙和黑色毛衣,小孩大约2岁。
  “得知有人跳江后,船长福叔马上停船,顾不上脱衣服、鞋袜,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当时44岁的陆伟良正乘船准备返回西河家中,“救人要紧,当时我想都没想,跟着福叔跳下去救人。”看到两人下水救人,立即有乘客将救生圈扔给他们,但可惜没接住。
  据陆伟良回忆,他和李福根游了大约50米,就抓到了落水女子,但对于救援,女子并不配合。陆伟良说,福叔从右侧抱住女子,自己则用右手抓住她的左手,两人一起托起女子。但女子拼命挣扎,推开救援者。如此反复几次,女子突然沉入水中。而小孩一直在女子背上没有哭闹。
  见女子和小孩沉入水中,两人赶紧潜入水中搜寻,但已不见踪影。约10分钟后,救援未果,两人开始一前一后往岸边游。“救援的地方离岸边有100多米。”陆伟良说,他游在前面,福叔在他身后约10米处。当他上岸后,发现福叔并没有跟上来。
  英勇救人的福叔牺牲了,但他却诠释了三水人的大爱。事后,福叔被追认为“革命烈士”。此后,见义勇为的陆伟良在西河开了一家农家乐,依然过着平常的生活。福叔牺牲后,他所驾驶的渡船也停运了。
  乘客渐少或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一条重要的水上交通航线,芦苞渡口曾经车水马龙。但时移世易,如今的芦苞渡口风光不再,每天的客流量只有几十人,一趟船只有寥寥几人,船票收入早已不够支撑运营,只能靠政府补贴。
  “西河村的人过河来芦苞,以前主要靠渡船。”区交通运输城管局港航科科长霍恩成说,如今肇花高速通车了,而且公交车多了,所以搭乘渡船的人越来越少了。而蒋岸位于肇庆高新区,以前蒋岸附近一片荒凉,附近居民常常搭乘渡船过来芦苞,购买日常用品。而如今的肇庆高新区工厂林立,综合性商场也不少,人们再也不需要前来芦苞采购日用品,渡船乘客自然少了。
  渡口渡船安全第一,芦苞渡口水域被列为佛山10大危险水域之一,易发事故类别是碰撞,事故主要致因为大雾影响频繁、洪水影响严重;岔河口交通流复杂。为了渡口安全,多年来,三水区交通部门先后改造了芦苞渡口和李洲渡口。2007年,芦苞渡口进行改造;随后,李洲渡口码头也进行了改造,采用斜坡码头形式建设,码头通道在原有基础上,增建一条摩托车(自行车)通道。
  西南渡口曾因安全问题而撤销。客流量渐少,而安全问题并未减少的芦苞渡口会不会遭受西南渡口同样的命运呢?至今虽然没有定论,但有关部门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或许若干年后芦苞渡口也将推出历史舞台。

(责任编辑:苏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