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改革观察团“顺峰夜话”第一期活动举行,探讨如何引、育、留、用人才

来源:珠江商报 时间:2019-10-18 09:15
  16日晚,顺德改革观察团“顺峰夜话”第一期活动在顺峰山公园时光书吧举行。顺德区改革观察员、顺德区高层次人才代表以及区内各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一起以“优化人才环境,点燃腾飞引擎”为题,就人才的“引、育、留、用”实际情况、创新创业鼓励措施、营商环境的建设、人才的公共服务保障等话题展开讨论。
  从改革开放初期的“星期六工程师”到如今博智林机器人谷的“博士军团”,顺德的社会经济发展史同时也是一部人才发展史。在清风徐来的青云湖畔,顺德改革观察员与广东科达洁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首席科学家武桢,区人大代表、广东美的制冷设备有限公司首席工程师游斌,加速商学院合伙人、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华南EDP项目主任于杰,广东松下环境系统有限公司事业企画部总监姜红花,佛山市顺德区碧桂园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监陈晓杰等高层次人才代表一起交流、分享了他们的“顺德印象”,更提出了各自对顺德人才环境的观察,并为顺德人才环境的优化提供了新见解、新思路。
  顺德区委改革办主任欧胜军介绍,顺德是全国改革先锋,去年顺德区被省委赋予率先建设广东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实验区的重任,顺德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改革突破口,经过一年探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成立改革观察团就是希望通过政府主导,社会参与,以民生为视角,提出改革建议,推进“微改革”搭建“顺峰夜话”交流平台,希望倾听社会各界声音,凝聚各界共识培育改革新动能。
  据了解,“顺峰夜话”每期的讨论内容将撰写成为座谈纪要或工作建议,递交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作决策参考。
  优势:顺德人才环境好发展空间足
  于杰大学毕业进入美的集团工作,从而选择了顺德,随后更爱上了顺德。如今,尽管她早已离开美的,另起炉灶,工作重点短期聚焦广深,但她仍旧认为自己“充满梦想的事业空间在顺德”。顺德低调务实的企业家精神,顺德产业不可估量的未来发展空间,以及“离不开”的顺德美食都是她选择在留在顺德的原因。
  游斌同样也十分认同顺德人低调务实的风格,更感受到顺德人才环境的逐步好转,“现在文化氛围浓厚,整个城市更加开放包容,政府服务也很高效。”更重要的是,在顺德拥有实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平台,他选择顺德、留在顺德是希望能够最大化地发挥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继续为顺德产业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不足  技能型人才培养体系缺失
  姜红花首先提出了顺德人才环境的两个“缺失”:高端院校资源缺失,技能型和工匠型人才培养体系缺失。
  潜心科研的游斌则直接指出顺德存在急功近利的人才观,导致基础科研薄弱,“科研人才来了三年‘不下蛋’,不代表他‘不会下蛋’,可能他是一个‘金凤凰’。需要用更开放包容的心态去对待科研人员,不能急功近利。”
  长期与企业老板和企业HR打交道的于杰则提出了自己观察到的“两个断层”:第一个断层是大企业、大集团近年来不断引进985、211院校的高层次人才,但随着人才流动也产生了人才溢出效应,可遗憾的是顺德本土的中小企业无法承接大企业、大集团的人才溢出,导致这些溢出的高层次人才离开顺德;第二个断层是顺德企业家的接班问题,是“创一代”与“顺二代”的交接断层,其中涉及“创一代”的观念转变以及“顺二代”的培养问题。
  改革观察员、顺德两化融合中心主任陶渊明提出,顺德处于广州、深圳两个人才洼地之间,人才的引进、留用备受影响,未来应思考如何借力广深以项目引才、留才。
  献策:链接各方资源 加强交流学习
  针对大企业人才溢出效应,游斌建议本土中小企业转变观念,借助股权激励的方式去承接大企业、大集团溢出的人才为己所用。
  “顺二代”、海归和中小企业人才培训方面,陈晓杰表示非常乐意为他们到碧桂园交流学习出力,愿意开展更多的非正式交流,帮助他们成长。而武桢更大方地表示愿意开放“企业大学”的课程,中小企业可以先看课表,合适的可以免费到企业听课,“总有空余的位置留给他们。”
  于杰也充满激情地表示,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顺二代”等顺德人才培训链接各方资源,搭建公益性的培训课程体系,为顺德人才培养贡献一己之力。
  改革观察员、佛山市委党校教授穆向民认为,在粤港澳大湾区时代,人才战略也发生了变革,粤港澳大湾区强调协同创新,人才应该在大湾区流动起来,顺德的人才环境应该围绕“所有、所在、所用”三种人才来营造。
  穆向民建议顺德从三方面着手优化人才环境:一是培育好“城市土壤”,包括城市的产业基础、生态环境、人文氛围,顺德不仅要重视技术人员、科技人才,同时也要重视思想人才、艺术人才,一座城市要有思想家、艺术家才是有外在影响力、有品位的城市;二是优化人才政策,顺德现已出台了系列的人才政策,但都是生硬的文字,要把政策具体量化,把文字转换成数字,让人才一目了然知道具体人才福利待遇;三是把顺德的城市预期展示出来,描绘好未来发展的道路、空间,把宏观的城市预期与微观的人才个人理想实现结合起来。 
  文/珠江商报记者骆苏艳

(责任编辑:甘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