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农民工观念变化大 农民工老温见证十年政策变化

来源:央视新闻 时间:2019-05-09 10:16

  老温,是无数农民工中的一位,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就开始在珠三角打工。2010年,记者在广东顺德采访时偶遇老温,从那时候,他就成为了我们的采访对象,一晃十年过去,老温的经历,也可以说是农民工经历的一个缩影。

  老温第一次出现在我们的镜头中时,正是2010年广东省推行积分落户政策之后,那时城市良好的环境、教育、医疗,以及城乡之间的养老待遇差别,让老温对城市户口充满向往,不过更紧迫的则是孩子上学的问题,他到处去咨询落户政策。

  但是那时的积分落户政策,对学历、住房等有较高的条件限制,因此,落户城市对老温来说只停留在梦想阶段。

  时间到了2012年年底,那时党的十八大提出“新型城镇化”,在未来城镇化发展方向上释放出了“转型”的“新信号”。老温的儿子也在那时快要参加中考,老温举债在广东顺德买了房,落户成为城里人,第一次这么近的摆在他面前。

  温如明的妻子郭玉英:那个首付的钱都是他弟弟的钱交的,我们家只有两万块钱,就拿过去交首付了。

  但在当时,日后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土地制度改革尚未启动,老温担心一旦落户顺德,江西老家的土地就得放弃,一直难以下定决心。犹豫间,他的儿子只能返回江西老家读初中。

  记者不久前见到老温时,他正忙着找工作,原来,老温一年多前毅然决然的辞掉了连续干了25年的工作,开始创业,最终却失败了,重新就业接连碰壁,让他不得不接受他在劳动力市场上不再受欢迎的事实。

  2019年,在全国绝大多数城市,落户已经基本没了限制,并且土地制度改革也已经启动,落户城市并不影响农民在农村的相应权利,在老温所在的广东佛山,政府的工作重点也变成了给外来务工人员放开更多的公共服务项目,吸引他们来城市落户。

  佛山市政府副秘书长赖紫宁:对有劳动能力的,特别就是有技术的人才,这些新市民我们是非常欢迎。

  佛山市举办一年一度的新市民服务月,帮助像老温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解决一系列现实问题,老温打算在活动现场碰碰运气。

  第二天,老温就接到了企业发来的面试通知。

  谈起业务,老温对答如流,工厂的技术负责人准备让老温实操,考验他真正的技术。

  拿起焊枪的老温,恢复了昔日在工作岗位上沉稳的气度,十条美观又实用的焊缝,通过了工厂对他的面试。

  返乡:中高龄农民工返乡增速快

  对于老温来说,国家有一系列再就业政策兜底,老温找个工作并不难,而且户口再也不是隔阂在城市和乡村间的障碍了。不只是佛山,国家发改委不久前就释放重大信号,2019年我国将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可就在我们以为老温会在珠三角重新开始他的打工生涯时,他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选择,通过面试的第二天一早,老温突然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准备离开珠三角,返回江西。

  记者:咋着?这就回去啊。

  农民工温如明:回去。

  老温笑的勉强,他的父母希望他能回老家。老温的父母都八十岁了,已经没办法再下地劳作,身边也必须得有人照顾,老温和妻子通了几乎一整夜的电话,思来想去,决定结束漂泊,落叶归根。

  温如明:就是离家近照顾父母方便一点嘛!这个钱毕竟是多赚一点,少赚一点。多赚一点多花一点,少赚就少花一点,

  记者:那就是这次回去,就不打算再出来了?

  温如明:不出来了,就在家里。

  记者:将来你的孩子怎么办呢?

  温如明:孩子他自己发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

  和老温做出相同选择的还有很多人,从农民工的就业地看,本地农民工平均年龄44.9岁,其中40岁及以下所占比重为35.0%,50岁以上所占比重为33.2%,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越来越多的中高龄农民工选择了落叶归根。

  温如明:他们在家里是焊,搞焊工的也是有五千来块钱。

  老温说,江西老家这几年引进的产业也不少,工资水平发展也很快,以他的水平,在顺德能挣到七千,在老家找个五千左右的工作并不难,钱是少了,可守在老人身边,图个心安。

  数据表明,中西部农民工收入增长近年来一直呈现较快趋势,在东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3955元,比上年增加278元,增长7.6%,增速比上年提高1.2个百分点;在中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3568元,比上年增加237元,增长7.1%,增速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在西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3522元,比上年增加172元,增长5.1%,增速比上年回落2.4个百分点;在东北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3298元,比上年增加44元,增长1.4%,增速比上年回落4.8个百分点。

  新老农民工观念变化巨大

  现在,老温已经回到江西老家,准备重新就业。希望老温能找个好的工作。不过我们的故事并没有讲完,在我们采访的几天时间里,一个小细节,让我们看到了新老两代农民工观念上巨大的差别。

  老温找工作这段时间,一直借住在他的姐姐家,我们也在这里遇到了老温的外甥。

  老温的外甥生在顺德、长在顺德,说他是江西人,他更愿意接受自己是广东人,可是因为不喜欢读书,他坚持到高中毕业就不再上学了。两年来换了几十份工作。

  温如明:其实我也担心我外甥,找工作这么久,找不到如意的工作。

  记者: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肯定不进工厂?

  温如明:应该是吧,他不喜欢进工厂,如果喜欢进工厂,好找工作。

  老温非常希望外甥能进工厂,学一门手艺,当一名技术工人,就此终老。可外甥根本忍不了工厂里的枯燥和乏味,他更愿意从事一些服务性的行业,这种想法非常具有普遍性。老温去面试的工厂也面临着一些工种后继乏人的问题。

  正是因为年轻人的择业观念,一些相对偏体力劳动、或是相对枯燥乏味的工种越来越乏人问津,工厂的这位技术主管告诉记者,现在职业技术院校甚至已经停开了焊接等专业。

  新生代农民工的选择其实也代表了一个更为广泛的趋势: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占比十连降,从2009年占39.1%下降到2018年27.9%,第二产业农民工整体占比跌破50%。而与之相对的是,第三产业农民工从2009年占比33.3%上升到2018年的50.5%。

  记者手记

  1.4亿分之一

  ——中国经济转型背景下的小人物故事

  悄无声息间,中国经济迎来大事件。

  4月2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8年农民工检测调查报告》:截至目前,中国农民工总人数为2.88亿,他们的平均年龄为40.2岁,这其中1980年1月1日之前出生的农民工占到了48.5%,这也意味着这个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群体中,有1.4亿进入了不惑之年。

  与此同时,一位名叫温如明的47岁的农民工,也宿命般的结束了自己近三十年的打工生涯。

  这样一个节点,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哪些长远而深刻的影响?过去的近十年里,我们多次记录下老温的影像,他的经历,或许是这个变革、转型的时代,最好的注脚。

  1993年春节刚过,20岁的温如明,离开老家江西赣州,来到了当时被称作“中国四小虎”的广东顺德。

  他赶上了好时候,那时的中国刚刚完成“价格闯关”,按生产资料销售额计算,85%不再由政府定价。这也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关键一环。直到现在,老温还记得,他的师父拍着肩膀对他说:“你真幸运,一进厂就能挣一千多块。”而工人们前一年的工资,仍是三位数,对他们来说,收入由三位数变为四位数,是一个能记一辈子的事情。

  同样是那一年,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举行。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全会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结合在一起的。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

  老温在厂里学了手艺,当了焊工,一技傍身,让他的工资在今后的几年里增长非常快,1994年,老温能挣到2000元,1996年,他的工资就已经能达到3000元。而在同时,在老温的老家江西赣州,除了公务员这个职业,还很难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

  老温以为他会一辈子留在广东。可十年前,户口这件事让他感受到了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差别。认识老温是在2011年的年初,那时,广东省刚在全国率先推出“积分落户”政策,在顺德积极参与公益活动、并且曾咨询过积分落户政策的老温,成了我们节目采访对象。

  那时老温还不到38岁,正当壮年,那一年,我国制造业的人口红利仍在向上发展,2.4亿农民工里,40岁以下的青壮年农民工占比高达65.9%。在当时的节目里,老温清晰地表达出想留在顺德、融入顺德的想法。

  落户顺德,孩子就有书读,这是老温当时最简单、最朴素的想法。

  但在当时,“积分落户”和学历、住房等硬性条件牢牢绑定,老温看到了希望,却被这些条件挡在了门外。

  党的十八大之前,对于城镇化建设,十六大提出了“走中国特色的城镇化道路”,十七大的进一步补充是,“按照统筹城乡、布局合理、节约土地、功能完善、以大带小的原则,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党的十八大提出“新型城镇化”,是在未来城镇化发展方向上释放出了“转型”的“新信号”。2012年底,我们在拍摄《中国城镇化调研报告》时,再次采访了老温。

  那时的老温,意气风发,因为在工作中吃苦耐劳、技术出众,老温被评为佛山市的先进工作者;因为长期参加义工活动,他当选“凤城凡星”,更为重要的是,他为了落户,拿出自己的积蓄,借了亲戚的钱,在顺德买了房。

  但在当时,日后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土地制度改革尚未启动,老温担心一旦落户顺德,江西老家的土地就得放弃,一直难以下定决心。犹豫间,他的儿子只能返回江西老家读初中。老温曾告诉我们,在老家,初中毕业就是孩子们的分水岭,老温就曾非常担心的对我们说,他的爸爸是农民工,他是农民工,他的儿子如果还是农民工,该怎么办?

  从儿子回老家读书起,老温一个人留在了珠三角。他也想过回老家,陪在父母亲人身边,可在那时,江西赣州虽说已经承接了不少来自广东的项目,但工资水平只有2000元左右,而老温的工资则是5000元。

  这之后的几年,我们和老温没在相见,可偶尔的短信交流中,知道他的儿子后来考上了一家职业技术院校,老温也在2017年初做了一件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

  2017年初,老温所在的顺德开关厂资产重组,整体转型升级,人事也有了不小的变动,这让一向喜欢稳定的老温思想也有了变化。老温说,那时,全社会都在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他在媒体上也看到了很多农民工返乡创业成功的例子,于是老温在他外出打工的第二十五年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辞工创业。

  可是对于这个重大的决定,老温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他回乡做种子生意,结果却因为知识储备不足,算错了播种时间,把二十多年打工的积蓄全部赔了进去。2019年春节后,老温重回广东,在这个他生活二十多年的地方,老温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

  回广东的第一个月,老温觉得凭着自己的劳动技能,找工作不在话下,可47岁的年龄成了重新就业的障碍,不得已,老温在中山的一家工厂做了搬运工,四天后,体力透支的他辞工返回顺德。

  可情况并没有好转,我们跟随老温连续三次去他江西老乡开办的小型制造业工厂面试,又是三次碰壁,这次并不是因为年龄,而是由于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这些中小制造业企业普遍存在着订单少、开工不足的情况。

  三次碰壁,让老温的情绪跌倒了谷底,他再次面临着走还是留的难题。

  找工作这段时间,老温借住在他的姐姐家,姐姐租住在顺德城区一处城中村里,是一间不到20平方的小屋,平日里,姐姐和她儿子住在这里,可这几天老温住进来,本就拥挤的小屋更显得逼仄狭窄。

  为了挣钱,姐姐打了两份工,每天都早出晚归。因此,更多的时候,小屋里就老温和他外甥两个人,两个没工作的大男人,互相看着不顺眼。

  “我就接受不了他这样,什么工都坚持不了几天。”在老温的意识里,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可对于外甥这样对于没有工作如此坦然,老温这代人根本接受不了。

  老温的外甥生在顺德、长在顺德,说他是江西人,他更愿意接受自己是广东人,可是因为不喜欢读书,他坚持到高中毕业就不再上学了。两年来换了几十份工作,老温辞掉搬运工那天,外甥也刚从一个配送生鲜蔬菜的岗位上辞工回家,重新开始找工作。

  老温非常希望外甥能进工厂,学一门手艺,当一名技术工人,就此终老,可外甥根本忍不了工厂里的枯燥和乏味,他更愿意从事一些服务性的行业。

  外甥的选择其实也代表了一个更为广泛的趋势: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占比十连降,从2009年占39.1%下降到2018年27.9%,第二产业农民工整体占比跌破50%。而与之相对的是,第三产业农民工从2009年占比33.3%上升到2018年的50.5%。

  老温说,外甥这些农民工二代,面临着永远也回不到农村的状况,可他们又该怎样融入城市呢?

  其实党的十八大以来,农民工发展进入新阶段。习近平在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扎实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促进农民工市民化。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意见》。到2017年底,全国共有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50%以上的农村劳动力实现了转移就业。农民工发展进入“提升技能、融入城市”的市民化新阶段。

  在土地权益方面,老温以往的担心不复存在,国家保留农民工的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收益分配权,让农民既进得了城又回得了乡,能够在城乡间双向流动。

  老温所在的广东佛山,更是在2017年率先改革原有积分落户政策,打破原有和学历、住房挂钩的落户限制,对老温,或是老温的下一代来说,在务工地就地融入城市,变成了唾手可得的事情。

  靠着政府部门的帮扶措施,老温在一家大型企业找到了一份焊工的工作,只要努力,他每个月能拿到6000多元工资。老温很开心,他对我们表示,打算把在老家超市打零工的妻子也接过来。

  可一夜之间,情况却突然有了变化。

  老温和妻子、父母、儿子以及自己在老家打工的朋友分别通了电话,老温的父母都八十岁了,已经没办法再下地劳作,身边也必须得有人照顾,老温想了一天一夜,下定决心,回老家在家门口找份工作。

  老温说,江西老家这几年引进的产业也不少,工资水平发展也很快,以他的水平,在顺德能挣到七千,在老家找个五千左右的工作并不难,钱是少了,可守在老人身边,图个心安。

  和老温做出相同选择的还有很多人,从农民工的就业地看,本地农民工平均年龄44.9岁,其中40岁及以下所占比重为35.0%,50岁以上所占比重为33.2%,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越来越多的中高龄农民工选择了落叶归根。

(责任编辑:关霭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