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心”+“服务”帮社矫人员融入社会

来源:珠江时报 时间:2018-11-09 09:24

  小志曾有过抢劫行为,在接受社区矫正后,原本反叛的他被唤醒了良知。当一宗抢劫案发生时,他挺身而出,成了一名见义勇为的良好市民。这是桂城司法所报送的社区矫正微电影《重生》中的故事,故事的原型是桂城司法所、关爱桂城“风信子”项目组。在今年6月举办的第十四届全国法治动漫微电影展播活动中,《重生》荣获三等奖。

 

  狮山司法所组织社区服刑人员到官窑敬老院协助开展重阳节活动。(通讯员供图)

  事实上,“小志”的故事不仅仅发生在桂城,在南海的其他镇街,经过社区矫正后重新回归社会的人不在少数。

  近年来,南海各镇街积极探索适合本土的社区矫正工作,并在潜移默化中融入了镇街文化,呈现出“一镇一品”新格局。除上面提到的桂城的“风信子项目”外,还有如九江落实社区矫正和安置帮教基地探索社矫社会化、西樵的“樵山论坛”普法栏目、丹灶的“起航计划”、狮山的“敬老爱老”公益服务品牌、大沥的服务他人认知自身价值、里水的“青苗计划”等。

  析因

  破制度之冰南海社矫成“一镇一品”

  2010年,南海区司法局从公安机关全面接管社区矫正工作,社区服刑人员也从当年接管的275人,增加至2017年的1477人,增长约5.4倍。

  社区服刑人员飞速增加,带来了不少问题。一方面,顶层制度设计上,《社区矫正实施办法》规定粗放,一些监管教育措施难以落实到位,影响了刑罚执行工作的严肃性和实际效果;另一方面,司法行政部门专职队伍力量薄弱,直接影响社矫工作的执行。

  这些情况并不是只在南海存在,“社矫工作任重道远,我们考察过,几乎全国的社区矫正工作都面临这些困难,这是制度不完善等因素带来的共性问题。”南海区司法局副局长钟伟文表示,但南海也有优势,经济发达且素来敢为人先。因此,省司法厅在考察南海时也对南海的社矫工作寄予厚望,希望南海能树立标杆。

  近年来,南海不断倾斜资源,包括设置社区矫正中心;购置社区矫正执法车;建设专职工作队伍,按照社区服刑人员与社区矫正专职工作人员15:1的标准配备;推进全区社区矫正信息化指挥监控系统建设等。今年6月,南海区社区矫正实践实证基地揭牌成立,采取“司法+高校”的模式,推动基层社区矫正基础研究、成效评估、政策创新。

  “顶层设计的不完善是社矫工作开展的最大掣肘,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为地方探索适合本土的社矫工作执行方法打开了想象空间。”钟伟文表示。

  对社矫人员众多但监管力量薄弱的南海而言,社会化无疑是一条理想的出路。借力“司法+社工”的模式,南海在各镇街积极开展社区矫正工作,由于社工机构的研究方向以及镇街本土文化的特色各异,如今,南海各镇街的社矫工作已经深深打上本土文化的烙印,并初步形成“一镇一品”格局。

  镇街探索

  “矫心”+“服务”帮社矫人员融入社会

  “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精彩人生从平衡生活开始。”这是今年5月,西樵镇司法所开展国学知识讲座时,南海区国学讲师团成员、资深媒体人郭育三对服刑人员说的一句话。

  在西樵,除了有专门的电视普法栏目——樵山论坛之案例大家谈外,专门服务社区服刑人员的国学讲座时有开展,西樵通过整合资源,引入专业讲师力量,优选月度教育主题,让社区服刑人员在接受严格纪律教育的同时,受到道德、信仰的熏陶,达到“正心矫行”的目的。

  “正心矫行”是西樵的探索,从服务他人中转变态度则是大沥、狮山的探索。

  位于广佛交界的大沥黄岐,因地理位置特殊,汇集了不少外来人口。根据这一特点,负责跟进大沥社矫项目的黄手绢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邓赞朋为社矫人员找到了服务对象:外来工。

  “很多社矫人员也是外来工,通过爱心互助,帮一些外来工、残障、智障人士做服务,更能引起共鸣,从而对自身过错进行深刻反省。”邓赞朋说,很多社矫人员都表示,“入矫才感觉自己像个人,不仅提升了自己,还帮助了别人。”

  狮山的社矫项目也是如此。狮山的老龄化程度高,“孝德文化”深入人心,从2017年开始,在社工机构的组织协调下,镇内的养老服务机构结对,搭建一个社区网络,让社矫人员进入养老服务机构与老者面对面交流,让长者的故事感动、感染社矫人员。

  “之前有个社矫对象谢先生,刚开始参加社矫服务,从来不跟我们打招呼,但是我们社工不放弃,每天跟他打招呼,6个月后,他居然主动跟我们打招呼了。”承接狮山社矫项目的佛山市博睿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服务总监叶家荣说,年复一年做一件事,肯定能打动人心,“心怀善意,就能释放更多善意,社矫工作也需要这样。”

  构建帮扶网络助未成年人矫治

  在社区矫正人群中,未成年人是最特殊的一种。

  博睿社工曾在里水做过调研,在对50户青少年社矫人员家庭走访时,他们发现,家庭重组、父母有过犯罪史、隔代抚养等因素将直接影响青少年成长轨迹,“所以我们推出‘青苗计划’,主要服务对象有三类,社矫未成年人,监狱服刑未成年子女,单亲家庭不良青少年,通过个案引导、心理疏导、走进家庭深入了解等形式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叶家荣说。

  在桂城,“风信子计划”由来已久,依托这个项目资源,桂城组织未成年社区矫正人员学习先进人物事迹、阅读法律书籍、观看富有教育意义的影片,还组织他们参与社区义卖,增强矫正人员参与活动积极性。

  “去年有一场义卖,不少社矫人员参与后,思想都发生了转变,他们以前很怕事,害怕与人沟通,要么自卑要么破罐子破摔,但是义卖需要他们主动去沟通去交流,这就让他们打开了心扉。”邓赞朋说。

  融入镇街文化的“有为”矫正

  在各镇街探索的社矫项目中,无一例外都带有镇街本土文化的烙印。

  比如丹灶的“有为文化”根基深厚,所以社矫工作也是从“有为”作为切入口,通过社矫人员与当地老人结对探访慰问的形式,让社矫人员在与老人谈心聊天中接受潜移默化的影响,引导社矫人员完成从“要我做”到“我要做”最后到“我想做”的转变。

  在九江,结合“行正道做正事树正气”的风气,九江创新探索了社矫社会化,“我们发现社矫工作最棘手的就是缺乏给社矫人员‘去标签化’的基地,他们没有过渡的空间回归社会,这会直接影响社矫效果。”南海区博雅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朱海蓉介绍。

  因此,博雅社工在司法所的支持下,链接社工委的资金,成立司法社会企业——“半爱”企业,通过聘用社矫人员做手工的形式,帮助社矫人员顺利回归社会,“有个社矫人员刚开始连手环都不愿意带,后来进了‘半爱’,在社工的关爱包容下,他慢慢的走出来了,还为‘半爱’链接社会资源。”朱海蓉说。

  文/珠江时报记者程虹 通讯员华丽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佛山新闻网无关。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叶绮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