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炳:他80岁了还热衷“玩泥巴”

来源:珠江时报 时间:2019-12-13 14:41

 

■刘炳对陶泥人物的线条肌理进行修改。

  宽敞的工作室内,靠墙摆满了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陶塑作品。临窗的木桌旁,刘炳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陶泥人物,对其线条肌理进行调整和修改。

  这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炳的日常工作写照。从业60余年,今年80岁的刘炳依然每天到佛山市新石湾美术陶瓷厂有限公司二楼的工作室进行陶塑创作。对他来说,陶塑创作已经如同吃饭睡觉一样,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坚守:“爱好让我坚持陶塑创作60年”

  入行前,他从未想过做其他工作;从业后,即便低潮时期他也从未想过要转行。无论是家族熏陶还是自身个性使然,刘炳自幼便与“陶”结缘,并在此后的60年间,将其作为终生追求。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出身陶艺世家,刘炳十一二岁就开始跟着哥哥刘泽棉“玩泥巴”。“耳濡目染,我很小的时候就对石湾陶艺产生了浓厚兴趣。”他说。

  1955年,石湾组建陶瓷工艺生产合作社,时年16岁的刘炳成为第一批员工。刚进入合作社,他负责修胚、制模等工作。到1959年,他开始从事陶塑创作。

  “当时公司没有奖金,我们也没想太多,整天想的就是一心一意搞创作。”在美陶厂的池塘边,一个个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罗汉像让每位来宾都印象深刻,这就是刘炳和哥哥刘泽棉在1991年合作创作的《十八罗汉》放大版本。

  那是刘炳创作的高峰期。十八罗汉数量多,动作复杂,为了把作品做好,除了白天上班时间,晚上、周末他都会回到创作室继续工作。“要不不做,要不就马上做。”刘炳笑着回忆创作带来的快乐,直至现在他都不会打麻将、打扑克牌,“因为年轻的时候都只顾着创作了。”

  创新:“这些动物我都观察过、模仿过”

  “创作不可能一帆风顺。”在采访过程中,刘炳多次对记者说。在他看来,作为陶塑创作者,不能人云亦云,一定要做研究做分析,尽自己最大力气做好每件事,才能做出让人满意的作品。

  爱学习、爱钻研的态度贯穿了刘炳的创作生涯。

  上世纪七十年代,大家对石湾公仔的创作没有明确概念,手法相对单一。“当时美陶厂组织专家研讨,提出石湾风格同质化严重、不够多样化,这些观点对我影响很大。”

  刘炳说。

  也是从那时开始,刘炳试图寻找自己的创作风格。1978年,他有意识地主动学习、吸收叔公刘佐潮的艺术手法,创新运用珐琅釉制作石湾公仔,创作出的作品《礼佛罗汉》深受好评,成为他的成名作,荣获1982年全国美术设计一等奖、1983年全国陈设陶瓷同行业质量评比优胜奖。

  在摸索中,刘炳逐渐形成自己的创作风格,最擅长的则是人物的塑造。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造型背后,有时离不开他工作室内一块1米多高的镜子。为了精确还原人物的肌肉、筋骨等线条比例,刘炳总会对着镜子模仿各种作品里面用到的动作,例如单脚跳跃、骑马纵行等。

  而在《华佗五禽戏》创作期间,刘炳甚至跑去医院、诊所请教老中医。“虎、鹿、熊、猴、鸟,这些动物我都认真观察过、模仿过。”为了寻找灵感,最大限度地捕捉、还原人物形态,他还经常逛书店,买图册,即便到敦煌等地旅游,也不忘在当地购买敦煌石窟的图册,来为创作提供资料参考。

  传承:“石湾公仔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石湾公仔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做到老,学到老。”刘炳多次对珠江时报记者强调。不光是他,石湾公仔还是刘炳的祖辈、儿孙辈生命血脉中的重要印记。

  刘炳的大女儿刘雪玲,如今已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但她仍难以忘记小时候与陶泥的第一次接触。刘炳鼓励孩子在玩陶中培养兴趣、自主创作。在他看来,小孩充满丰富想象力,造型和釉色大胆,不受限制,这样的创新精神在陶塑创作中尤为可贵。

  耳濡目染下,刘炳对陶塑创作的态度和理念深刻影响了他的孩子。在刘雪玲看来,父亲不仅是她入行的带路人,还是她创作路上的良师益友。

  “父亲很注重细节,力求把所有环节都弄通弄懂。”最让刘雪玲敬佩的,还是父亲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张骞通西域》在2018上海‘一带一路’名品展中展出。当时创作这个作品时,张骞的节杖要怎么拿,父亲就考虑了很多因素,除张骞和马的姿势配合,还要考虑当时的环境、人物的精神面貌等。”

  刘炳表示,“艺术没有止境,我希望能继续进行各类题材创作的探索,同时让儿女继承自己的技艺,在创作特色上真正体现石湾公仔的韵味。”

  文/珠江时报记者陈颜梅 通讯员禅宣(通讯员供图)

(责任编辑:黎方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