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战役,就是我的“成人礼”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 时间:2020-03-19 13:12

  我叫刘家睿,是武汉市蔡甸区汉阳一中的高三学生。今年,我将迎来人生中两个重要关口——成年和高考。我们高三放寒假,原计划过完年,初六就返校,没想到疫情爆发,现在只能在家上网课。2月中旬,武汉的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我家里以前存的练习本都用完了,想着小区里其他同学们可能也同样需要笔、练习本和修正液这些文具吧,就和社区移动微超市商量,能不能扩展一下代购代销的服务范围,增加一个卖学习用品的地方,人手不够的话,我可以去帮忙。就这样,我当起了社区志愿者,利用课余时间,为小区的居民服务。

  疫情爆发以来

  我就一直在找机会为武汉做些事情

  社区移动微超市每两三天来一次,我用午休时间过去卸货,把混在一起的蔬菜、米面油,还有文具都分门别类摆放好,这样居民过来的时候,很快就能找到想买的东西。这个工作比我预想的要复杂一些,比如说分蔬菜,在一堆长得差不多的绿菜叶里面,找到大家想要的菜,我有时得靠其他志愿者搭把手。但是帮忙找文具,我就顺手得多。

刘家睿用午休时间帮移动微超市卸货

  除了在移动微超市帮忙,我每天中午和傍晚还负责给楼道消毒,用消毒液喷洒楼栋的单元门、楼梯扶手和楼外垃圾桶,让大家出行能安全一点。消毒的时候,我就一边听英语一边爬楼,每次一个小时,也锻炼了身体。

  有人问我,高三的学生正是备考的关键期,老往外跑不耽误学习吗?其实对我来说,给社区做些工作,也是放松自己的一种方式,劳逸结合嘛,更何况这场疫情爆发以来,我就一直在找机会为武汉,为我们的家来做一些事情。

  不能再让抗疫一线的父母分心

  我要为自己的人生拼一次

  我的父母都是一线抗疫人员,我爸爸在蔡甸街道办事处工作,蔡甸街的确诊、疑似病患和隔离、密接对象特别多,他和同事负责转诊、接送、核酸取样、CT检查等工作,每天早出晚归,在街道、隔离点、医院之间来来回回,经常是我起床前他就出门了,晚上到睡觉时他也没回来。其实我爸前两年曾因为肺炎住院治疗,属于易感人群,但现在他根本顾不上自已的身体。

刘家睿的父亲,蔡甸街人武部部长刘云飞

  我妈妈在协和江北医院体检中心工作,大年初二的中午,她突然回到家收拾衣物,告诉我说请战书已经被批准了,要赶去济和感染病区报到。那天我和妈妈都没说上几句话,就记得她动作特别快,装上了一个旅行箱就出门了。后来我们每次视频,看到她额头、鼻子和脸颊上深深的压痕,我都说不出来的心疼。

刘家睿的母亲,协和江北医院体检中心主任杨敏

  父母以前总是督促我学习,现在根本没时间和我说这些。他们不在家的这段日子,家里只有我和奶奶,互相照顾着生活。这段时间我也有很大的改变,学习上更加自觉和刻苦了,因为不能再让在一线的父母分心,距离高考还有80天左右的时间,我要为自己的人生拼一次。

3月15日上午,刘家睿的父亲刘云飞组织30余名确诊治愈出院对象到协和江北医院体检,一眼认出了穿着隔离服的妻子杨敏,没有过多言语,在防护服胸前画上了“心连心”。这是50天以来,夫妻二人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

  这就是我们“00后”的担当!

  前几天,我刚参加过今年武汉市的高三“二月调考”,作文题目写道,“2020年,新冠肺炎,我们众志成城、共克时艰”,“众志成城”这四个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关键时刻,当国家需要的时候,当职业需要的时候,有无数人就和我的父母一样挺身而出,没有丝毫犹豫。我也是武汉的一部分,在疫情面前,我不想缩在后面,“少年强则国强”,我愿担当,不负青春。这场战役,就是我的“成人礼”。

 

  总台央广记者:李思默

  湖北台记者:骆文德、徐天睿

(责任编辑:陈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