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水西南:活化“四大百年古建”价值几何?

2021-09-15 10:12 来源:佛山日报

三水区西南街道河口西南大道上,广三铁路三水西南站修葺一新,历史博物馆、红色教育基地已进驻,美食集聚区工程正加紧建设,力争今年年底完成;距其1公里外的北江畔,三水旧海关大楼的修缮方案已进入设计阶段,附近的半江桥正在打造成为景观休闲公园。

广东最早的海关大楼、广东最古老的火车站、佛山最早的邮局……在西南街道,一座座百年历史遗存诉说着三水因水而荣的发展史,也正在活化成为彰显三水文化魅力的新名片。

去年底召开的三水区委十三届十二次全会及西南街道制定的“十四五”规划蓝图,均对“四大百年古建”文化标识(百年文塔、百年火车站、百年海关、百年邮局)的活化工作进行了部署。西南街道计划投入4.6亿元,让“四大百年古建”重焕生机与活力,挖掘其文化内涵,讲好三水故事,铸强三水水文化的根与魂。

大手笔活化“四大百年古建”,背后究竟有何考量?“四大百年古建”对于西南乃至三水到底有何价值?历史维度的必然选择

广三铁路三水西南站旧址,暖黄色的候车站停摆了20多年后,再次等来了游客。这里复原了火车站卖票、候车上车场景,广三铁路的百年历史故事以场景化形式展现眼前。

河口百年火车站主题公园。佛山日报记者王澍摄

这座广东最古老的火车站以全新姿态走回群众视野,勾起了三水市民的记忆。从2018年开始,西南街道摸索着“四大百年古建”活化路径,率先规划修复百年火车站,在古建筑修旧如旧的基础上建设博物馆、风情街区。2021年,西南街道再次提出要高水平活化两个古渡口、“四大百年古建”等百年商埠文化名片,全力提升城市在粤港澳大湾区中的辨识度。

为什么选择“四大百年古建”?因为其独一无二的历史地位。

自明朝嘉靖五年(1526年)建县至1945年,三水的县城一直设在河口,而魁岗文塔、旧海关大楼、河口邮局、河口旧火车站矗立在河口核心区域。可以说,“四大百年古建”见证了三水400多年历史及其繁华的时光,串起了三水百年的文明脉络。

魁岗文塔素有“雁塔瑶篸”之誉,彰显三水文风昌盛。明朝万历三十年(1602年),三水一批有识之士倡导建文塔以兴文风。自文塔建成后,三水文人辈出,明、清为最,近代更是出过北洋政府内阁总理、“二总统”梁仕诒。

时间巨轮滚滚向前。1901年,中国第一条复线铁路广三铁路的终点站修建到了河口,与西、北江航运连接,是当时通向粤西、粤北主要通道。清朝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英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中英续议缅甸条约》,三水成为通商口岸;1909年,三水旧海关大楼建立,是英国在中国设立的早期海关之一。

自此,三水开始链接世界,与世界产生了交集。三水开埠后,常有英、美、日等国军舰、商船来往停泊于此。地处三江汇流处,因发达的水陆交通,三水河口成为西北江流域重要的交通枢纽和货物转运中心,一度获得“小广州”的美誉。

“四大百年古建”是近现代三水链接世界的见证,也是世界认识三水的窗口。作为重要景点,三水魁岗文塔被印在1905年经广三火车站邮局寄往国外的明信片上,还出现在日本人森清太郎编撰的《岭南纪胜》;一张帆樯云集的河口港照片收录在《英国人眼中的三水》一书中,文字记载“广州、佛山、陈村来的帆船皆停泊于此(河口港),载来煤油、盐和杂货等供应西江、北江偏僻遥远的山区。”

“四大百年古建”,历久弥新。2021年,河口百年商埠入选广东省粤港澳大湾区文化遗产游径(第二批),路线便是百年火车站—邮局—海关。这是三水目前唯一入围的线路。

位于西南街道河口片区的百年邮局。佛山日报记者王澍摄

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文物保护与考古处相关负责人表示,第二批游径更加集中体现粤港澳大湾区近代发展历程,重点选取了文化遗产资源点较为集聚、历史文化价值较高、现存文化遗产资源点保护情况较好、具备对外展示游览条件的文化遗产集聚片区。

从“四大百年古建”可以读懂三水近现代文明,乃至一窥广东近代发展历程。从历史的维度看,活化“四大百年古建”是必然选择。

老城复兴的现实命题

当城市发展进入饱和,每个老城区都在拆与保、危改与宜居之间博弈。老城复兴成了城市发展必须回应的问题。

作为三水中心城区,西南街道高速发展,一路向东向南发展,水都基地一片火热,北江新区一路崛起,高楼耸立,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越来越齐备,城市规划也越来越成熟。相较之下,辉煌了近半个世纪的河口老城区发展受限,很多市民不禁发问:新城区崛起,老城区路在何方?

对此,三水区委常委、西南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学坚表示,要用活西南悠久的历史资源,个性化打造西南城市客厅。西南要“文”“武”兼修,做好城市设计,保护文化基因,启动旧城区更新活化,坚持内涵与品质提升并重,构建高质量发展的中心主城区。

从西南街道近年的规划与实践来看,“四大百年古建”成为西南街道更新河口老城区的重要抓手。西南街道计划投入4.6亿元,有序启动“四大百年古建”文化标识活化,利用本地河鲜资源打造美食集聚区,以此改善居住环境,集聚人气,重现河口古渡小镇昔日荣光。

“四大百年古建”不仅为老城激活新动能,也是回应群众呼声。“四大百年古建”的每一次变动都牵动三水市民的心,引起了市民的热烈讨论。

比如百年火车站从规划出炉、建设过程到正式对外开放,备受三水市民关注。百年火车站规划对外征求意见,市民纷纷出谋划策;主题公园正式对外迎客,市民第一时间游览、打卡纪念。在三水市民眼里,老城区依然暗藏潜力,生活便利,交通四通八达,文化底蕴、人文旅游资源都在老城区,这里记载了三水人旧时回忆。

河口百年火车站主题公园焕然一新。佛山日报记者王澍摄

不止如此,无论从地理区位和自然资源禀赋来看,还是从历史渊源和城市文化重塑来看,“四大百年古建”为三水文旅产业升级和城市高品质发展提供新视角、新空间和新承载。

“四大百年古建”在过往的文旅产品和服务供给中不是主流资源,但在现在及未来文旅融合发展过程中,其重要性快速提升,原生性与独特性的价值不断凸显,在很大程度上为三水文旅提供更多可能,不仅进一步拉长三水文旅的本地消费链条,也将推动三水文旅以更具特色的IP形象走出去。

在这样的视角下,活化、多元化利用“四大百年古建”,是西南街道不可回避的重要命题。今年,西南街道对紧邻百年海关的半江桥公园进行改造,铺设观光路径,建设观光亭,打造为景观休闲公园,丰富“四大百年古建”的元素。

位于西南街道河口片区的半江桥与百年邮局。佛山日报记者王澍摄

按照规划,西南街道将“四大百年古建”作为重要文旅景点,通过水路交通连接,串联起昆都山森林公园、老鸦洲生态岛、青岐现代渔业产业园,构成特色乡村旅游路线,全力构建“一山一岛一古镇一园区”文旅生态产业发展格局。

由此看来,西南街道活化“四大百年古建”,既有补弱项的现实诉求,更有筑长板的战略意图。

城市文明的独家记忆

回到原点,价值重塑。历史文化建筑不仅仅是城市的物质资源,更是文化资源,是一个城市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

城市是靠记忆而存在的。著名学者冯骥才说,一个失去历史遗存和记忆的城市,是一个令人悲哀的城市;一个失去传统文化根基的民族,是一个肤浅的民族。文物古迹、老建筑、老街区,一个个独一无二的文化坐标展示着城市一脉相承的味道和“腔调”,传承着城市的气度和底蕴,讲述着历史风尘中的沧桑往事。

9月13日,俯瞰位于三水区西南街道的文塔公园,百年文塔正在修缮中。佛山日报记者王澍摄

纵观全球,任何一座享誉世界的城市,不仅要有较强的经济实力与完善的硬件设施,更为重要的是其特有的文化符号与城市形象,希腊雅典和意大利罗马自不必说,还有洛杉矶的好莱坞、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北京的故宫、西安的兵马俑等。这些城市无不对包括历史建筑在内的文化遗产精心呵护,文化遗产赋能当下生活,反哺城市本身,成为城市突围而出的“利器”。

一个城市之所以具有活力与吸引力,其根源在于它丰富、深厚、与众不同、具有独立个性的文化底蕴和文脉。在千城一面、千街一面的今天,寻找独有的城市记忆,追求和彰显城市特色,努力提升城市的辨识度,是每个城市孜孜以求的目标。

当我们把目光再次聚焦到三水时可以发现,虽然近年来三水不断挖掘自身资源,尝试打造具有辨识度的文化品牌,但始终缺乏真正有分量、有魅力、有足够代表性的文化符号。

产粮大县、工业强区、长寿之乡等美名,皆非三水独有,地理奇观三江汇流作为自然禀赋无法承载城市记忆,“广东第一村”大旗头村也有其难以突破乡村文明的局限。

就此而言,“四大百年古建”或许是唯一的突破口。在三水众多的文化遗存中,“四大百年古建”具有独特性,几乎贯穿了三水建县至今的发展历程,凝固了百年沧桑巨变的历史,珍藏了三水几代人的记忆,其地理位置优越,过去位处三水经济、政治中心,现今仍位于三水中心城区。

保护好、传承好这个历史文物古迹、文化地标,是时代赋予这一代三水人的使命和责任。修复、活化“四大百年古建”,不仅留住本地人、老一辈群体的集体记忆,更是留住城市记忆与文脉,让越来越多年轻一辈群体以及外地游客可以亲近文化遗存,从这里认识三水,对这座城市更加流连、更加热爱。

“四大百年古建”,是近代三水与外部世界擦出的灿烂火花,不仅有实力成为讲好三水故事的核心符号,更有潜力成为三水竞逐湾区、拥抱世界的文化依托。

文/佛山日报记者卢钰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