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百年的乐从沙滘陈氏大宗祠今朝迎来蝶变

2021-12-09 11:23 来源:珠江商报

在岭南,历来有着“顺德祠堂南海庙”的说法。乐从共有大大小小祠堂二百余间,在新时代文化自信、文化复兴的大潮中,乐从古祠堂纷纷开始从以往的祭祀空间向教育空间、文化空间进行蝶变。而沙滘陈氏大宗祠正是焕发新生的古祠堂中最为典型的代表之一。

乐从沙滘陈氏大宗祠。

12月5日,由乐从镇新时代文明实践所、乐从镇宣传文体旅游办公室出品的《闳博幽清——乐从沙滘陈氏大祠堂建筑文化与艺术解读》在陈家祠正式发布。作为顺德史上第一部以乐从沙滘陈家祠为专题切入的书籍,对理解顺德、珠三角乃至广东祠堂文化及其背后宏大深厚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47e546871fa84e95bc1739b0611036d8.jpg

《闳博幽清——乐从沙滘陈氏大祠堂建筑文化与艺术解读》在陈家祠正式发布

春江潮起谱清音,随着新书的发布,一幅历史文化保育的画卷正徐徐展开。

以书为媒 记录祠堂

沙滘陈氏大宗祠于1900年落成,至今已走过121个年头,是广东两座最大的祠堂之一,堪称岭南祠堂建筑艺术的结晶。

《闳博幽清》由顺德知名文化学者李健明所著,通过介绍沙滘陈氏家族的来源、陈氏大宗祠的建造过程、陈氏英才,叙述陈氏大宗祠的家族历史底蕴与文化贡献。同时,通过祭祀文化细节、乡村行政功能、礼制等级空间的详尽剖析,解读它在缅怀祖先、重申身份、承接政府职责与任务、管理家族的重要作用,呈现其综合而丰富的社会与家族职能。

工匠正修缮陈家祠。

此外,该书还对陈家祠建筑文化背后源远流长的历史,分布各处的灰塑、石雕、木雕、砖雕等建筑艺术进行系统分析,展现陈氏大宗祠卓越而多样的艺术成就。全书还配有不同时代的珍贵照片和乡间文献,图文并茂,是解读沙滘陈氏大宗祠的必读书,更是了解岭南祠堂文化的重要文本。

一座古祠堂,一本新著作,穿越百年的时空交汇相逢。

以陈家祠为代表,乐从素来文脉绵长,有着厚重的文化底蕴,有着挖掘不尽的宝藏。以策划、撰写、出版系列图书的方式,向全社会介绍、展现、宣传乐从的历史文化,已成为乐从文化工作者的一份自觉。

6159fd7c996b4663b2dba3bda1c6a8bb.jpg

2021年12月5日,多位古建筑领域专家学者在陈家祠开展顺德祠堂探幽对话

自2017年起,乐从便启动系列主题图书编写计划,如今,《乐从记忆:一座古建筑轻触的历史》《乐从英才》《闳博幽清》等一批具有一定研究深度和独特情怀的作品已相继面世,犹如绵延不绝的泉水,浸润着一方水土、一众邻里和一座城市。

乐从镇宣传文体旅游办公室主任郑一玲介绍,近年来,随着乐从文保工作的不断深入和各项成果的陆续聚集,有关乐从史志的书写也由原来的“散文式”“故事性”朝着“专业化”“专题型”方向升级迭代。

《闳博幽清》的出版,是乐从镇乡村振兴从文化开始的具体体现,也是乐从镇宣文体旅办近年致力乡村专题文化研究与推广,打造城市文化精品,树立城市形象的成果。

立足乡土 丰富内涵

活动当日,“乐从镇历史文化保育工作成果展”“沙滘陈氏大宗祠修缮、活化成果展”两个主题展也在陈家祠正式启动,通过丰富的图文资料,介绍乐从历史文化保育工作历程及乐从沙滘陈氏大宗祠的历史保育、文化传承经验。

近年来,在政府主导下,陈氏大宗祠在经过修缮后进一步保育活化。去年,乐从镇宣传文体旅游办公室将陈家祠开辟为公共文化场所,设立文化服务站,开设顺德祠堂历史陈列展、海外乡情展、沙滘村史展、非遗文化展、香云纱文化展、龙狮展、书画展七大主题展厅,并设置社工服务岗位,依托陈家祠及丰富展陈开展文化服务。

2020年,乐从镇宣传文体旅游办公室将陈家祠开辟为公共文化场所,设立文化服务站,开设顺德祠堂历史陈列展、海外乡情展等七大主题展厅。

一年多的时间里,服务站累计开展服务(课程)432场(节),累计服务15000人次。陈家祠,正成为所有乐从人的新的成长记忆。

祠堂建筑的最大魅力在于,它不是一座被尘封在历史展览柜中的观赏品,而是在一代代人不断地修缮、使用中展现生命力。穿越百年时空的陈家祠,在经历祭祀空间、教育空间、文化空间的转变后进一步沉淀,内涵进一步丰富。

陈家祠修缮活化是乐从历史文化保育工作的一个缩影。“陈氏大宗祠是我们进行创新保育活化的极好样本,祠堂文化也是人们认识乐从传统文化的一个切入点。”乐从镇副镇长梁润松表示,乐从历时10年对陈家祠开展全面修缮,再现了大宗祠昔日盛景,展现了乐从文化生生不息力量。

新建“智者足印”顺德英才著作馆、“锦瑟华年”乐从风物书舍等场馆,收集、存放、展示珍贵的历史典籍、珍贵物件;修缮陈家祠等具有代表性和重要历史价值的古建遗迹;设立陈家祠文化服务站,开展社区文化活动。在持续的文保探索中,乐从形成了“新建一批”“修缮一批”“活化一批”的工作思路。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基层治理的最重要载体,乐从村居承担了最直接的文物保护和文化传承工作。当前,乐从村居文保工作呈现出“一村一品”的特点,大批祠堂得到修缮和活化,汇聚起乐从古建保护的澎湃之流。

目前,乐从已逐步形成古建遗迹文化、祠堂宗族文化、非遗民俗文化、华侨文化、英才文化、龙舟竞渡文化、中心沟围垦文化等系列精神谱系,并通过主题展览、公益课堂、民俗活动、著书立说等形式,在彰显历史文化特色同时,将文化成果分享给广大市民,扎扎实实地走出独具顺德特色的文化复兴之路。

在陈家祠中开展展览活动。

专家对话 探寻发展

顺德区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用好顺德特色文化资源,打造城市名片彰显城市魅力。在新时代、新机遇下,以陈家祠为代表,乐从要如何用好古建资源,古建价值如何进一步体现?以乐从祠堂为例,顺德祠堂的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

“如今,陈氏大宗祠、沙边何氏厚本堂已成为呈现村史、非遗、祠堂文化、社区活动等现代乡村公共场馆。”图书著者、顺德区社科联副主席、文化学者李健明表示,经过多年努力,乐从成功摸索出传统家族私有空间向当代公共空间功能顺利转换的新模式,特别是近年大型现代活动的成功举行,展现出传统文化空间难以抵台的历史厚重感与不为时空消耗的永恒价值,凸显出它在未来城市发展中堪可深挖的发展空间。

bfda1ecdbb3f4db488c0c09eea05bcda.jpg

2021年1月8日,李健明老师为乐从文化志愿者讲解陈家祠建筑美学知识

作为对旅游发展颇有研究的学者,顺德职业技术学院酒店与旅游管理学院院长、副教授甘慕仪从旅游层面对陈家祠旅游文化的发展提出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顺德应把目光投在本土旅游资源的开发上,在发展陈家祠旅游时,可以多与本地旅行社、本土学校资源进行对接,开展研学旅游等活动。

在陈家祠中开设长者课程。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博士梅策迎表示,英国对教堂的修复与国内祠堂的重视程度相差无几,而英国教堂“活化”的一些例子值得借鉴,比如,将教堂变成图书馆等具有教育意义的场所。另外,国内同样也有值得借鉴的案例,如安徽省铜陵市在举办文化活动时,把祠堂变成舞台为观众表演节目,打造“沉浸式”舞台剧表演,激发观众对传统文化的兴趣。这些例子对于陈家祠的保育活化工作具有借鉴意义。

顺德区清晖园博物馆副馆长张凤娟从城市建设、城市个性的角度出发,她认为,目前国内古建活化工作主要有人文活化、商业活化两个方向,但容易流于千村一面、缺乏个性,乐从可以从镇街、村落的角度,进行地域个性的提炼,如商贸历史突出的陈村新旧墟,确立了村落个性定位后,可着重突出本地域重要风土人情、历史资源,兼顾其他文化资源,以打造地域“IP”。

顺德古建遗迹活化保护主题优秀文学作品欣赏(节选)

年幼时,总觉得风景在别处,喜欢看的异地他乡新奇有趣金碧辉煌的新建筑;稍稍长大,终于发现其实本乡本土也有古朴沉雄耐人寻味的古建筑,却又停留在走走停停看看的程度,并未深入了解古建筑背后的历史和内涵;直到真正成熟以后,才真正体会到,原来每一处古建筑,都是历代工匠的心血结晶和技艺沉淀;每一处的古建筑,都会因为其中所蕴藏的精神和思想而生动;都会因为后人的关注和活化而鲜活。

——劳联英《让古建鲜活历史,让历史丰盈城市》

可以说,读懂了顺德祠堂,您就读懂了顺德历史和顺德精神。

在千回百转的顺德水乡中,一间间古祠堂若隐若现。它们或在郁郁葱葱的芭蕉树后,或者就依偎在小桥流水旁,又或者在炊烟袅袅升起处。

时至今日,至少仍有476座百年的祠堂,静静地坐落在顺德各个镇街的村居老巷之中。它们用材讲究、雕梁画栋,集中了广府建筑的工艺精华。

——张欢《神圣空间:祠堂琐记》

在世人心目中,乐从是个钢铁、家具、塑料为重点产业的岭南经济重镇,但走进乐从乡村深处,其历史的深厚斑斓、血脉的中西融合、英才的伟业丰功、商贸的繁盛鼎盛、产业的丰富多彩、思维的开阔深远,令其汇成一口文化与精神深井,吸引着有识之士放下纷纷长长的绳子,连同那叮咚的水桶,击开宁静的井面,打捞出来自千年间的清凉井水,净洗那认知世界的双眸,穿越时空的迷雾,奋力前行,不断逼近历史的源头、事物的本质与价值的彼岸,去获得更真切的认知。

——李健明《乐天从道 坐言起行》

若打开思路,“活化”的不仅仅是一两间古建筑,而是整个村落(不仅是古村落,还包括只有少量古建筑的新村落)。河涌清幽,农田瓜熟,榕树茂密,巷道规整。沿着巷道探幽,古建筑固然是最耀眼的人文景观,但各种年代建筑,外墙整洁,绿化葱茏,透露出村民热爱生活的人文精神。以美的手法,融各种年代建筑于一体,不失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优美景观。

——张凤娟《对古建活化的几点思考》

我发现,祠堂,是我们生存、生活的土地上最鲜活、最接地气的遗存,任凭风吹雨打多少年,它都犹如一方方沉稳的“中国印”,古韵流香地矗立在我们身边、矗立在我们心中。因为从中,总能寻到我们的根脉,总能安放我们的乡愁,总能宽慰我们的灵魂。

当我再次步入祠堂,心中便会豁然开朗起来。眼前的一柱一梁、一砖一瓦、一字一画,让我仿佛听到了先人们或急或缓的脚步声、或高或低的交谈声,甚或还有隐隐的呼吸声。

——欧阳志杰《古韵新曲话祠堂》

文/珠江商报记者陈艳冰 图/乐从宣办

(编辑:欧肖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