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如何打造韧性城市?

2022-12-01 08:33 来源:佛山日报

11月1日,佛山市南海区里水镇象岗岭发生山火。佛山全市救援力量迅速集结8支专业救援队2100人投入扑救,经过18小时奋战,明火全部扑灭,救援工作取得了无人员伤亡、无重大设施受损的胜利。这起突发事件的高效处置,充分彰显了佛山这座城市的韧性。

  韧性城市是近年来受到政府、企业、市民等多方普遍关注的热点,强调城市能够凭自身能力抵御灾害、减轻灾害损失,并合理调配资源,从灾害中快速恢复。对于佛山这样一个常住人口近千万的特大城市来说,无论是疫情防控,还是应对极端天气和突发事件,都凸显了韧性城市建设的重要性。

  今年,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重点提案《关于佛山市打造“韧性城市”的建议》被确定为市长督办案,旨在高位推动佛山韧性城市建设。当前,佛山在韧性城市建设上开展了哪些探索,取得了怎样的成效?如何进一步把城市建设得像弹簧一样有张有弛,从容应对不同类型的城市问题?

  什么是韧性城市

  当前,无论城市大小,其人口、建筑、财富、生产等要素均持续集中。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也将不断增加城市面临的不确定性因素和未知风险。

  2020年11月,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首次提出建设韧性城市。韧性城市理念被纳入国家战略规划后,逐步进入大众视野。

  什么是韧性城市?它是指城市像弹簧一样有张有弛,能够凭借自身能力预防及减缓各种压力和冲击,并且迅速从中恢复的城市类型。由此可见,城市韧性一方面强调“免疫力”,另一方面强调“恢复力”。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科研管理部主任、城市规划系副教授赫磊表示,与传统防灾理念相比,韧性城市由研究单一灾害转向研究多种灾害;由工程性防灾转向避灾、减灾、防灾与容灾综合应用。传统的防灾减灾方法强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打造韧性城市则是由“亡羊补牢”转变为“未雨绸缪”。

  近年来,人们对城市发展的探索一直未曾停歇,催生了海绵城市、低碳城市、智慧城市、适应性城市等一系列理念。这些理念和韧性城市理念并不矛盾,可以将前者视作韧性城市的具体措施,所有行动都指向建立更加系统全面的城市防护系统。

佛山大力实施城市畅通工程。图为禅城区佛山大道澜石一路路口,改造后整体通行效率提升50%。/佛山日报记者王澍摄

佛山城市韧性如何

  韧性城市的内涵不仅包括经济韧性、基础设施韧性、制度韧性、社会韧性等具体内容,更强调这些系统间的相互依存、相互联系。近年来,佛山统筹各方资源力量,积极开展韧性城市建设探索实践。当前佛山城市韧性如何?可从以下几个层面感知:

  一座城市的底气很大程度取决于其经济实力,而城市的韧性强度也很大程度取决于其经济韧性。今年以来,面对错综复杂的疫情形势与国内外环境,佛山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积极落实稳经济一揽子政策和接续政策措施,促进全市前三季度经济稳步向好。前三季度,全市地区生产总值为8850.10亿元,同比增长2.9%,增速在珠三角排名第三。

  今年以来,佛山全力顶住经济下行压力,发挥制造业大市挑大梁作用,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暨南大学产业经济研究院教授顾乃华表示,佛山经济总量大、产业基础雄厚,完整的制造业体系给经济稳增长提供了韧性支撑;稳经济政策得力,稳定了企业预期,有效冲抵了外部环境的负面影响。

  当城市遭遇地震、台风、暴雨等自然灾害,或是大规模传染病等突发事件时,尤为考验一座城市的韧性。

  11月1日下午,南海区里水镇象岗岭突发山火。据市应急管理局副局长曾建新介绍,当时受“尼格”台风影响,山上风力高达8到10级,而象岗岭山高树密、沟壑纵横,给灭火行动带来极大困难。这起山火能够成功扑灭,是各支救援力量并肩作战、齐心合力体系化救援的结果。

佛山南海消防开展日常应急演练。/佛山日报记者刘浩斌摄

  6月中下旬,佛山辖区内形成近五十年一遇的大洪水,得益于坚固完善的水利工程设施和各级各部门的共同努力,全市未发生重大灾情险情和人员伤亡。当前,佛山建立起以堤防工程为主,水闸、泵站、水库等工程措施和洪水预报、调度、警报等非工程措施相结合的防洪体系。同时已建成应急避难场所1438个,可容纳190万人。

  上述自然灾害事件能够得到快速处置,有赖于佛山这些年加快提升的风险监测预警能力。2019年,佛山启动国家安全发展示范城市创建工作,依托“智慧安全佛山”项目,建设国家城市安全风险综合监测预警平台。该平台共布设1.3万多套物联网传感器,可实时监测城市基础设施的运行状态。从2020年至今已累计处置6700多起警情。

  此外,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多轮风险挑战,佛山以快制快、以快制胜,打赢了一场又一场疫情防控硬仗,并最大程度降低疫情防控对经济社会正常运行的影响。

  通过一个个具体案例和数据可看到,佛山这些年在韧性城市建设上已取得一定成效,拥有较强的能力应对突发重大风险和挑战。也可以说,佛山将“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的要求落到了实处。

  政协委员关注韧性城市建设

  韧性城市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尽管佛山的城市韧性可圈可点,但相比于防灾减灾的实际需要,佛山韧性城市建设还存在不少问题和短板。对此,佛山市政协委员高度关注,今年在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民进佛山市委会专职副主委谭伟亮等市政协委员联合提交了《关于佛山市打造“韧性城市”的建议》的提案。

  该提案以问题为导向,指出建设韧性城市是城市发展风险意识和底线思维的体现,佛山韧性城市建设还存在缺乏强有力统筹协作机制,响应能力较弱;城市运行系统日趋复杂,致灾因素较多;市级统筹力量较弱,基础设施欠账较多,基层管理有待加强;社会成员防灾抗险意识较薄弱,宣传培训力度和针对性有待加强等问题。

  此前,佛山市政府办公室组织开展了佛山打造韧性城市情况实地调研,政府有关部门和政协委员共同探讨进一步增强佛山城市抗压、存续、适应和可持续发展的具体措施。

  谭伟亮表示,“2021年河南郑州发生了特大暴雨灾害,还有一些地区发生了燃气爆炸等安全事故。我们就思考,如果我们的城市遇到这些问题,如何有效处置?于是提交了这个提案。”他特别提到,目前佛山消防基础设施建设欠账较多,部分建成的消防站点建筑面积不达标,一些区只在城区布局了消防站,而镇街基本处于“空白状态”,需要加大消防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力度。此外,应急避难场所不能浮于形式,要完善应急用水、用电以及厕所、无障碍通道等设施,确保紧急时刻用得上。

  “佛山是民营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遇到大范围、持续性灾害时,也要考虑如何保障民营经济发展,增强民营经济韧性。”谭伟亮建议,强化保险在风险防范、损失补偿、恢复重建等方面的积极作用。《佛山市巨灾保险工作实施推进方案》应具备佛山特色,适合佛山企业实际,才能更好地为民营经济保驾护航。

  市政协委员游斌则认为,佛山在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韧性城市上还需要持续下功夫,进一步提高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和获得感。首先要提升基层社区管理能力,建立社区管理微信群,实行网格化管理。其次要加强城市主干道低洼路段和涵洞的排水能力建设,避免雨天出现严重内涝等现象。

  何以增强城市韧性

  韧性城市意味着要像弹簧一样有张有弛。一座城市要有韧性,首先要在功能和空间上做好布局,积极拓展城市空间韧性,为整个城市面对灾害事件时能够迅速抵御、适应和恢复提供空间条件。而基础设施是韧性城市的载体,要把增强发展韧性的理念贯穿于基础设施建设、运营、维护各环节,不断增强城市工程韧性。

佛山水文分局正在开展水文应急监测工作。/部门供图

  当前,城市生命线工程遍布大街小巷。加强城市生命线工程建设,有利于提高防灾抗险能力。因此,有必要对城市供排水、供气、通讯、电力等生命线工程系统进行全方位大排查,结合城市更新、老旧小区综合改造等工作,对城市进行“大体检”,优化提升老旧的水、电、煤等管网系统,及时消除各类风险隐患、守护城市安全。

今年3月,串起佛山500千伏罗洞变电站和广州500千伏北郊变电站的罗北甲乙线,经过近半年时间完成改造。/部门供图

  如果说基础设施、科技支撑、物资储备等是提升城市韧性的“硬资源”,那么提升社区组织动员能力、增强人民群众应急知识储备,就是“软支撑”。像佛山这样的特大城市,更需要政府、市场、居民等多元主体参与社会治理,推动形成人人自觉践行韧性城市理念、积极参与韧性城市建设的良好氛围。

  实际上,近年来,全国不少城市因地制宜开展韧性城市建设探索。北京市发布《关于加快推进韧性城市建设指导意见》,提出要全方位提升城市韧性,实现城市发展有空间、有余量、有弹性、有储备,形成全天候、系统性、现代化的城市安全保障体系。

  《广州市城市基础设施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要构筑更具韧性的安全防护设施。坚持安全发展理念,巩固防洪排涝工程体系,推进海绵城市建设,完善人防工程、应急避护、公共消防设施,提升城市综合防护实力与急救抗灾能力,推动建设安全韧性城市。

  深圳市提出建设一流的宜居城市、一流的枢纽城市、一流的韧性城市、一流的智慧城市。在建设一流的韧性城市方面,深圳部署推进珠三角水资源配置工程,实施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完成500个居民小区优质饮用水入户工程……

  总而言之,未来面对各类灾害、风险的不确定性,要建设真正安全可靠的韧性城市,佛山需要多管齐下,让城市不仅能“抗灾”,还得能“耐灾”。要实现这样的目标,除了完善统筹规划,还需加码科技赋能。

  我们期待,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佛山,能够在韧性城市建设上作出更多探索、展现更大作为,努力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让城市更宜居宜业、人民更幸福安康。

文/佛山日报记者梁建荣

(编辑:梁智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