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级城市CP!广州佛山合作新试验

来源:广东共青团 时间:2020-09-04 07:45
  中心城区直线距离仅20公里,广佛是中国城市CP最耀眼的一对。广佛地铁上,每天聚集百万“广佛候鸟”。经历了轨道互通、产业协同后,这两座GDP万亿级体量的城市又找到新目标:深度融合,财税分成。
  近日,广州、佛山两市携手编制《广佛高质量发展融合试验区建设总体规划》(下称《总体规划》),提出在广佛197公里长的边界两侧,选取629平方公里极具发展潜力的区域,推动两市实现全面互联和深度融合,并提出探索建立利益共享的财税分成机制。
  两地提出这份深化同城化的规划,一方面说明了在都市圈建设大潮下,广佛都意识到深化合作的必要性。另一方面,围绕高质量发展,双方已取得共识,并积累了相当合作基础,对实现“全域同城”有信心。

  广佛高质量发展融合试验区规划范围。
  面积近1/3深圳:广佛试水全域同城化
  纵观中国的改革,都是从“画圈”开始的。
  本质是充分吸取中国改革开放经验,以大胆假定,小心求证,实现体制机制的小步创新,从而释放改革红利。
  珠三角范围,从城市到村镇,分布着各种主题的“试验区”。
  当前,广佛高质量发展融合试验区(下称“试验区”)是其中备受瞩目的一个。
  首先,这个试验区的主体广州和佛山,不仅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三大极点之一,从GDP体量看,广佛是非常耀眼的一对,是全国罕见的双万亿城市CP组合。广佛是广东经济总量第二和第三的城市,GDP总和占全省近四成。
  其次,这个试验区面积很大。根据方案,范围涉及两市九区一个管委会,总面积约629平方公里,面积接近三分之一个深圳。其中广州275平方公里,佛山354平方公里。
  再者,这个试验区目标极为远大,是朝着都市圈建设的一次冲锋和探索。《总体规划》指出,规划编制主要是基于区域协同、极点带动、高质量发展、全域同城化四个背景,探索从项目协调机制走向都市圈协同治理机制,建设广佛极点。
  聚焦探索存量地区的高质量发展路径,是试验区规划建设一大亮点。
  目前广佛两地坚持协商协调发展,在市级层面建立党政主要领导联席会议、跨市工作对接例会、市级部门联合工作小组等同城化协作机制,联合编制14项规划,签订38项重大合作协议,落实186个重点合作项目,已在大湾区乃至全国具有示范作用。
  《总体规划》提到颇有看点的合作,本身是基于广佛十多年来的同城化实践基础实现的。
  规划60条衔接道路:打造万亿级产业集群
  广佛都市圈的交通互联已成熟。自广佛同城以来,两市建成衔接道路27条,国铁、城际、城市轨道5条,其中广佛线是全国首条共同建设、统一运营的城市轨道,实现30分钟交通圈,日均163万人次的交通出行。
  展望未来,广佛轨道交通网络将成为中国同城互联互通的典范。
  《总体规划》提到,提升公共交通系统一体化水平,打造“中心直达、枢纽共享、边界融合、网络一体”的广佛轨道网络,规划29条两市衔接轨道。构建多层次道路衔接网,规划60条两市衔接道路,构建形成过境、通勤、生活休闲等出行功能分明的衔接路网体系。
  其中广州28号线、佛山4号线等14条跨市轨道和增佛高速等29条道路采取广佛共建。中心直达、枢纽共享、边界融合、网络一体、29条衔接轨道……这些字眼无不展现出广佛同城的全新图景。
  广州南站,是推进广佛同城枢纽共享的关键载体。
  广州南站试验区将充分利用南站枢纽每年带来近2亿人次的客流资源,重点推进南站商务区、世贸小镇、博智林机器人谷、三山科创中心等项目建设,推动南站周边形成“站城一体”的现代化新城区,为国内大循环提供动力。
  试验区还将聚焦生态、交通、产业、城乡、文化、社会六大要素融合,推动广州南站从交通流集散枢纽转向人才流、信息流、资本流、创新流的综合集成枢纽城区。
  如今,广佛产业协作项目达31个,互相投资企业数达4291家,企业“总部—分支”联系数量2500余家。围绕先进装备制造、汽车、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与健康四大领域,广佛共育30个产业平台,目标打造数个万亿级产业集群。
  届时,沿着广佛交界,有望崛起一座创新、绿色、繁荣的湾区新城。
  加强区级政府合作:探索财政税收分成
  沿着广佛197公里的边界,试验区计划打造“1个先导区和4个片区”(见图)。无不是区级政府打头阵。

  1个先导区和4个片区定位。
  其中,既有历史渊源的认可,如“荔湾—南海”试验区,因民间交往频繁,规划共建黄金商贸区;也有对先进制造业和自贸服务业的融合探索,如“南沙—顺德”试验区。这些规划,无不充分考虑广佛交往传统、产业特征和资源禀赋,在有形之手和市场的共同调节下,有望产生更强大比较优势。
  试验区拟“三步走”:
  2022年,试验区初步创建跨区域协同治理体系框架,成为大湾区政策创新高地。先导区启动2-3个区域共建标志性项目,初步建成集中展示广佛极点功能的启动区;
  2025年,试验区初步实现跨区域协同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引领广佛同城融合、贯通大湾区东西两翼的大湾区中轴地位基本成形;
  2035年,实现跨区域协同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试验区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发展增长极和标志性战略大平台。
  深处粤港澳大湾区极点,致力于打造引领广佛同城融合、贯通大湾区东西两翼的大湾区中轴。创新,无疑是这个大湾区中轴不容回避的关键词。
  试验区将建立开放型的科技资源共享体系,重点引入佛山先进制造科学与技术省实验室、中国(广东)机器人集成创新中心等新型研发机构,探索设立广佛产业核心技术攻关专项资金,支撑两地联合攻关,力争取得一批前沿性、引领性核心技术。
  此外,广佛还将携手推动高水平院校和科研机构入驻试验区,与大型骨干企业合作共建共享创新平台,建成华南技术转移中心和环高校知识经济圈。
  从整个试验区设计看,最大看点莫过于探索建立利益共享的财税分成机制。
  从纵向看,政府税收主要是中央税和地方税。地方税涉及财税分享的主要涉及“城市飞地”。比如深汕特别合作区实现财税统一。
  财税涉及的是财政收入和支出,需要双方更多的沟通并取得发展共识。这在当前财税体制下,如何科学有序落实,仍旧有一定难度,需要审慎考量和推进,不能一蹴而就。如果这块试验区实现财税分成,无疑将大大激活同城城市深化合作力度,盘活存量税收,为全国都市圈治理与协同发展带来宝贵经验。
 
  来源:南方杂志、南方+客户端

(责任编辑:苏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