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的大山里,有火红的辣椒和红火的日子

来源:佛山新闻网 时间:2020-07-15 23:48

  云浮市郁南县中村村坐落在群山间,山林葱郁,特产丰富。把这座粤北山村与外界联系起来的,是一条越走越窄的山路。好物藏在山中无人识。

  去年5月,佛山水文分局干部钟毓峰来到中村村,成为该村驻村第一书记,帮助这条独径山村找到新的出路。

  被“黄”掉的致富梦

  中村村地处云浮郁南县城西南方13公里,为水源保护区,坐落在广东首个国家级湿地公园“郁南大河国家湿地公园”之内,青山悠悠,绿水长流。

  栖身山林的中村村有一份“美丽的忧愁”。

  一方面,该村地处自然资源保护区,项目开发难免受限,无法“靠山食山”。另一方面,“我们村山多地少,林地上万亩,耕地不到2000亩,全村2000多人口,人均耕地不到1亩。”钟毓峰说。

  早年间,高收益的砂糖桔曾是村内主要作物,收入颇丰。后来,柑橘黄龙病来袭,这种被称为“柑橘癌症”的病害致收成剧减,当地村民“忙活一整年,收成没着落”,砂糖桔产业随之凋敝。

  钟毓峰介绍,中村村虽然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品质上乘的肉桂资源等,但交通条件是一大限制。全村出村的道路只有一条,仅供两辆小车交会而过,若遇到修路或大车通行,整条村道都会陷入拥堵。因此,取代砂糖桔的支柱产业一直未能出现。

  中村村党支部书记卢锐文说:“以前村里种的东西卖不出去,让村民有些灰心,很多地都丢荒了,我很发愁。”

  一场黄龙病,村民的致富梦也跟着“黄”掉了。

  2016年,中村村被确立为省定贫困村。截止去年年底,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108户309人。

 

  坐落在丘陵河谷中的中村村。

  山村新变,发展喜人

  在佛山的帮扶下,中村村的改变逐渐发生。

  4月,中村村今年新种植的30亩辣椒,尖端朝上,长势喜人,就如该村这几年的发展势头。

  连绵翠绿的农田,在2017年以前还是一片荒地。后经土地平整和灌溉水管铺设等,变为特色水果产区。丰收之时,游客纷至。2018年,这里的特色作物销售额为22386元,包括3400斤百香果、235斤辣木叶。

  今年,中村村采取“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试验性开展辣椒种植。在这种模式下,种植时期,技术专员会下村指导种植;收成时期,企业也会保底包收。贫困户无需担心销路,无后顾之忧。

  5月以来,2.8万斤辣椒走出中村村,为村民带来约10万元收入。

  中村村连片辣椒田。

  5月以来,2.8万斤辣椒从中村村走向外界,为村民带来约10万元的收入。

  肉桂,是中村村当地最大的特产,有丰富的药用价值。去年,在扶贫工作组积极对接下,企业每月在村中采购的桂枝、桂叶数量接近5万斤(70-80元/百斤)。原本用作堆肥的桂皮在产季甚至可以卖到1000元/百斤,变成村民真金白银的收入。

  村民口袋涨了,村容村貌也改善了。村民从旧房搬进新居,入村道路和大部分内部巷道从黄泥路变成硬化道路,崭新的路灯在村道、田垄间竖起……全村达到整洁村建设标准。

  见证家乡新变后的82岁老人刘志棠,将所见所闻用画笔纪录下来,描绘了一幅美丽的乡村风情画。这幅画被村干部在田间树立了起来。年逾古稀的老人指着他的画告诉记者:“现在生活越来越好了!”

  到2019年底,中村村有劳动力贫困户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3541元,符合条件的无劳动力贫困户全部纳入政策性保障兜底,基本实现了全面脱贫。

  老人刘志棠与他的画作。

  借力电商,走出新路

  “村民想出售收成的作物,最近也要到8公里外的镇上。”钟毓峰发现,村容变好了,村民脱贫了,但限制村民走向小康的区位因素仍在。

  为解决村中各类特产“藏在深闺人未识”的问题,中村村把目光投向网络电商平台。“现实的村道只有一条,网络的销路远不止一条。”钟毓峰说。

  今年4月,占地100㎡的中村村扶贫超市落成。这个“云超市”货柜上陈设了肉桂茶、蜂蜜、木薯、玉米等土特产,可供远方的顾客选购。墙上张贴了红底白字的标语:“让网络改变生活”。

  这个电商点是平台镇当地第一个乡村电商服务点。钟毓峰向一位年长的村民解释,“大家以后就可以把种的东西拿来卖,就不用再担到镇上去卖了。”

  自此,村里的电商销路如新采摘的辣椒一样红火。

  盛夏时节,中村村无核黄皮、鸡心黄皮、金煌芒等时水果陆续成熟,产量可达万斤。其中两千至三千斤水果已由电商平台售出。6月30日,一场由佛山市气象、水文、水利三部门联合策划的直播带货活动就为村民带来约6万元收入。

  截至7月,中村村村民每月通过电商平台对外售出4至5万元农产品。

  钟毓峰表示:“作为一个试点,它才刚刚起步,希望这个电商点不仅为村民提供网上买卖服务,还能让村民借这个平台,实现创业,走出乡村。”

  钟毓峰在田里观察辣椒长势。

 

  佛山新闻网报道

  记者:梁焯贤、梁淑梅

  摄影:容铸华

(责任编辑:陈帼伟)